正文 第四十二章 重回牢笼

作品:《北国谍影

    宣布完任命,楚光济示意众人退了出去,屋子里只留下了许诚言一人,这才笑着问道:“怎么样,今天这个结果你还满意?”
    此时只有师生二人,许诚言也不再作态,脸上满是兴奋之色,连连点头说道:“满意,满意!真是没想到,局总部会这么重视,真是诚惶诚恐!”
    “哈哈,好了,你我就不要客套了,除了这些,局总部还特意奖励你们六千美元,不过现在我们手里没这么多现金,等下次运送经费的时候,我再交给你们。”
    许诚言顿时大喜,笑着说道:“这么多?太好了,我现在手里正缺钱呢!”
    随着民国时期的货币改革,以及全面抗战的爆发,在中国地区,美元价值一路飙升,越来越坚挺,这六千美元,绝对不是小数目了,而且局总部抛开平常使用的法币,破例使用美元奖励,一定是局座特意安排,可见其重视程度。
    “缺钱?”楚光济立时脸色一正,“不是刚刚给了你一笔经费吗?这么快就用完了?诚言,现在我们身处敌后,万万不可放纵娱心,贪图享乐,党国多少优秀的特工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可最后都栽到了这上面,你万不可得意忘形!”
    “老师请放心,我哪敢肆意妄为!”听到楚光济误会,许诚言赶紧解释道,“昨天我们刚刚对卢明志下了手,需要动用一笔钱善后……”
    “你对卢明志下手了?”还没有等他说完,楚光济就打断他的话,“这么快!什么时候的事?”
    楚光济对许诚言的能力虽然很有信心,可是也没有料到,许诚言竟然这么快就完成了任务。
    要知道按照一般的行动惯例,刺杀一个目标的行动周期最少也在十天到二十天左右,光是之前的调查准备工作,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可是许诚言的手脚太过麻利,每次接到任务后,到成功刺杀目标,几乎都没有超过十天。
    “具体说一说!”
    许诚言当即把之前的情况一一说明,从发现田文蕙的存在,到故意制造意外,最后在医院抓捕卢明志的经过简单叙述了一遍,最后说道:“这个家伙还真是狡猾,竟然安排了人跟踪监视我,要不是我们反应够快,还真差点着了他的道,为了接下来的行动不引起注意,我只好给田文蕙交了一大笔医疗费用,所以手头又有些紧了!”
    “干的好!”楚光济击掌赞道,看向许诚言的目光充满着激赏之色,“这点钱值得花,现在邓辉和严高义的失踪,更让卢明志和刘猴子之间的联系,还有名单的事情,又少了两个知情人,接下来的行动,你就会少了许多顾忌。”
    许诚言点头说道:“确实如此,我们既然没有动手,那么邓辉二人应该是真的潜逃了,便宜了这两个叛徒。”
    “嗯,是有些可惜,不过也不是太要紧,他们的潜逃更可以向世人证明,背叛国家和民族的人,到哪里都无处容身,这也是一种威慑!”楚光济宽慰说道。
    他想了想,接着说道:“不过,按照卢明志所说,你在身份上确实有些问题,在这段时间里,尽快找一个合适的掩饰身份,补上这个漏洞,情报工作一定要注重细节,卢明志能够想到的,其他人也能够想到。”
    许诚言赶紧点头答应:“老师说的是,我一定尽快补上这个漏洞!”
    此时,他看着楚光济要准备结束此次谈话的意思,又赶紧问了一句:“老师,这次提拔我担任情报组长,老丁这边怎么说,老实说,再把他留在情报组,我倒是无所谓,只怕他心有不满。”
    “这件事我正要跟你说一说,”楚光济点了点头,语气郑重的说道,“之前我也有同样的担心,准备他调回重庆,可是没想到他一口拒绝这个提议,表示愿意在这里继续工作。
    可是这样一来,他的工作就不好安排了,要知道我们情报站部门之间,是不能够产生横向联系的,情报员之间了解的越少越好,如果把他调去别的情报组,他一个人就掌握了两个情报小组的成员情况,一旦出事,风险太大了,韩志荣的事情,就是前车之鉴!
    所以,我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把他留在第三情报组,他本人也愿意,并保证一定配合好你的工作。”
    “是,只要老丁没有意见,我自然没有问题!”听楚光济这么说,许诚言只能是点头领命。
    作为情报站长,楚光济有他自己的立场和考虑,许诚言不能再多说什么,他想着接下来要找机会和丁明睿好好谈一谈,搞清楚他的想法,可不要埋下隐患。
    看许诚言答应的痛快,楚光济很是高兴,他现在越来越倚重这个学生,对他的感受不能不考虑,此时站起身来,拍了拍许诚言的肩膀,笑着说道:“你尽快处理好刘猴子的事情,首尾要干净,之后的清除任务还很多,有了想法就尽快告诉我,工作上不能懈怠。”
    “是,学生明白!”
    诸事交代清楚,楚光济这才结束了此次会面,和曹瑞安联袂离去。
    楚光济等人离开,许诚言把小组成员召了进来,各自落座,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众人都把目光看向了许诚言,从今天起,他就是第三情报组组长,所有人的行动都由他指挥。
    许诚言微微一笑,首先开口道:“今后的工作一切照旧,志远和玉山继续潜伏,争取尽快能够运作到关键的岗位上,越早恢复情报能力,对我们的工作越有利。”
    张志远和时玉山原本就对这两位学长敬佩有加,现在许诚言担任组长,自是心悦诚服,闻言连连点头答应。
    这时许诚言又看向丁明睿,温言说道:“老丁,你经验丰富,既然看得起我们兄弟,愿意继续共事,我当然求之不得,以后小弟有做的不到的地方,不用客气,直言便是!”
    丁明睿微微一笑,他之前对许诚言还确实有些看法,不过经过之前的一幕,也清楚许诚言的能力远在自己之上,便再也没了怨气,当即点头答应道:“好,只要组长信得过我,愿效犬马之劳!”
    这都是场面话,许诚言也没有多啰嗦,再次对张志远问道:“之前时间有些紧,我没有来得及问,你在刚才提到过,牛兴发正在追查一个被抢的公文包,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儿?”
    “是这样,就在昨天上午十一点左右,在城北晋祠街附近,一个乞丐当街抢走了一个公文包,失主是日兴会社的人,为此,日兴会社的石田胜平,特意找上了牛兴发,命令他尽快找回这个公文包,里面据说是很重要的文件。
    这个任务原本安排给了我们治安科和刑侦科,现在治安科的人已经散出去,在太原城里到处打听,不过目前还没有什么进展。”
    “晋祠街?重要文件?”
    许诚言不禁有些奇怪,按照张志远所说,这个公文包不正是自己抢来的那一个吗?
    只是当时他的注意力只放在了田文蕙的身上,一见到田文蕙现身,就随便找了一个目标下手。
    他只是看那几个人趾高气扬的做派,就不像是良善之辈,正好可以借机下手,后来效果也很好,这几个人紧追不舍,造成了现场一片混乱。
    真是无巧不成书,自己随机选中的竟然是日兴会社的人,可是他后来查看过那个公文包,里面并没有什么现金珠宝之类的贵重东西,只不过都是一些资金往来的票据和收条,根本谈不上什么重要文件。
    不过现在看来,这些票据肯定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还牵扯到了日兴会社,他很清楚日兴会社的背景,心中盘算,说不定可以从中搞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想到这里,许诚言对张志远吩咐道:“明天中午十二点,你再过来一趟,我有事情要交代你!”
    “是!”张志远一听,立时兴奋了起来,学长当上组长,行事做派果然就不一样了,一改往日的沉闷,刚刚上任,就要安排自己工作,这让他不禁心头松动,跃跃欲试。
    时玉山在一旁也是羡慕不已,他如今只是借着父亲的的关系,进入了太原市政厅,可是要想出头还需要一定时日,目前还远远谈不上情报价值。
    “好,今天就到这里,因为我和计云行踪不定,以后书馆还是我们的会面地点,按照规定时间报备行踪,还由老丁负责,一切不变!”
    众人纷纷领命,很快各自散去,许诚言和计云出了书馆,直接就向城北赶去。
    今天晚上,他们就要解决刘猴子,以防夜长梦多,再出变故。
    与此同时,在日本特高课的审讯室里,山田大友正脸色阴沉的注视着对面的周泰清。
    周泰清这个时候已经是狼狈不堪,双手高高举起被吊挂在半空中,赤裸的上身又添了几道血痕,血肉翻起,显然吃了不少的苦头。
    山田大友这些天来,一直在追查太原情报站的踪迹,可是排查工作繁重,进展并不顺利,又被课长明石英树大佐催促,心情正是郁闷,就又出了卢明志等人失踪的事情。
    他原本就看不上这几名叛徒,闻听此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就上了刑讯手段,逼问卢明志等人的下落,此时他再次高声问道:“周泰清,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老实交代,卢明志到底去了哪里?”
    周泰清这次被连累入狱,平白又遭受了严刑逼供,心里实在是委屈,忍不住连声哀求道:“少佐,我是真不知道卢明志的下路,请您一定要相信我,我们这些人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卢明志他们一定是被军统给杀害了,您要明察秋毫啊!”
    “啪!”的一声,又是重重的一鞭抽打在周泰清的身上,痛得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山田大友脸色铁青,指着周泰清骂道:“不见棺材不落泪,到了这个时候,还敢狡辩!
    如果是被军统杀害,那为什么在他们的住处里,随身的衣物和财物都消失不见,还有,就在今天早上,邓辉和严高义还在警察局露个面,结果匆匆离开,再也不见了踪迹。
    至于卢明志,他昨天晚上出现在博爱医院,偷偷会见他的情妇,今天早上又去交了一大笔的住院费用,你说,这像是被人刺杀的样子吗?分明是惧怕军统的报复,临阵逃脱了,这些懦夫,逃兵,八嘎!”
    原来今天警察局对卢明志的行踪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并通过电话局,对他办公室的电话记录进行筛查,一个和他工作毫不相干的电话号码颇为显眼,一查之下,竟然是博爱医院的电话,于是顺着这条线查了下去。
    很快就找到了当初拨打电话的那个女护士,询问之后,很快把所有的事情都搞清楚了。
    原来病房里的女人和卢明志竟然还有不为人知的关系,昨天晚上,卢明志独自前来相会,今天又交了一大笔的医疗费用,甚至远远超出了住院所需的金额。
    至于他们的住处,也是被仔细的搜查,邓辉和严高义临走时,把财物都收拾干净,这都可以说明,卢明志等三人是自行离开的。
    结合种种迹象,牛兴发自然认定,这是一起叛逃事件,于是他顺水推舟,借题发作,干脆也把周泰清等人抓了起来,送到了特高课,交由山田大友发落。
    证据都摆在眼前,山田大友也没有怀疑,他越想越气,卢明志等人的私自逃离,影响甚至比被军统特工刺杀更坏。
    于是对周泰清等人也心生疑念,都是军统叛逃过来的人,他们之间难保没有什么明里暗里的联系,就算没有,也生怕周泰清等人在军统的强势压迫下,做出同样的事情,这样的话,日本人的脸上可就太难看了。
    结果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周泰清和他的两个手下,浦兴运和姚自珍,就又被抓回了特高课大牢,当初经受过的酷刑,又结结实实的重来一遍,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凄惨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