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借人办事

作品:《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玉瑶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能收到卢横的信,他最近一直都在盯着云家的生意,顺便解决云家那盐矿的事。
    玉瑶将信接过来,打开,带看清楚信上的内容,将信交给陌染。
    “这卢横果真不是一般人,交给他的事看来处理的差不多了,他竟然连茶行的事也摸到了门路,倒真是不能小看他。”玉瑶一直觉得卢横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毕竟这卢横当年可是靠着自己,就开了几家铺子,甚至里面的东西也非常精美。
    当年第一次见她就有了跟着她来盛京的想法,这样的魄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嗯,只是谁能想到,这云家竟然还有两片茶山,还皆在江南,只不过这云天祥也是本事,竟然用了一个假名置办了这么多东西,难怪他对做不做云家家主有恃无恐,只要他握着这些,还担心什么!
    还有,这毒人的事也有他一份,我总觉得这云天祥的身份不简单,绝不会仅仅是当年的四大家族,还有,他可是给了北辰齐不少的银子,若不是有他支撑着,这北辰齐又怎么可能一下养这么多私兵?”最近陌染正在查他私兵的消息,这会儿正好也有了目标。
    上次他故意在云雾山上留下了一些兵器没有带走,好不容易沉静下来,最近两天,北辰齐又重新蹦哒起来。
    “不过你可追查到他私兵??的地方?咱们还是尽快将人解决才好!”玉瑶看着面前的男人。
    心都被他填满了,总觉得这男人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都是应该。
    “嗯你放心,我已经安排下去,相信过几天就会有消息了,对了,这皇上病重,太后恐怕就快回宫了……”今天去早朝,正好皇上将这消息放出来。
    太后,玉瑶对太后的印象并不多,只觉得能在当年的夺嫡中脱颖而出,定然不是什么慈祥的老太太。
    恐怕她这辈子见的血腥,她连十分之一都不曾沾过。
    “太后这个时候回宫就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啊!”玉瑶有些担心,毕竟北辰明轩又快去祖庙了!这一路上肯定又会不太平。
    不过这也是被皇上倚重,倒是能让朝中的人对他更加看重。
    陌染反而不担心,道:“你不用关心他,那小子命大着呢?这去了一趟西北不仅没让他受伤还做了惊天的买卖。”
    玉瑶自然知道陌染提到的是什么事,无非就是黄清霜将侍妾卖人的事,恐怕不出几天,整个盛京城都会谈论这件事了。
    “陌染,这件事是清霜做的过了些,可这北辰明轩也用不能真把那些美人都带回来吧?谁知道都是些什么牛鬼蛇神?”玉瑶到底还是心疼黄清霜的。
    “你倒是帮着她!”陌染冷哼一声,那眼神怎么看都像是吃味了!
    玉瑶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家伙了,至于吗?再说,清霜也没做错。
    既然想来攀附,就该承担后果。
    “是,都是你有理,过几天宫里会有宴会,你到时候小心点,这次是分开,谁知道那惠贵妃会不会突然发疯,做出什么事来!”陌染提醒道。
    最重要是黄清霜,他们两个人肯定会要坐在上面,尤其是中间还有一个三王妃,指不定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这三王府可还有一个云锦绣呢?这次她怀了身孕,恐怕会进宫去凑热闹。
    那个女人还真是不知道消停,当年他真后悔,就应该让黑夜给他下断子绝孙药,看他还怎么蹦哒。
    “你放心吧,我也不是第一次进宫,只要皇上一天不死,别人就休想动我!”有灵泉水这块肥肉吊着,北辰睿也舍不得她的命。
    “嗯,我自然是知道的,行了,天色不早了,咱们快点歇息吧!”陌染看了眼天色,这样的良辰美景,怎么能用来谈这么无聊的政事呢?真是太浪费这么好的夜色了!
    说完一个箭步将人抱在怀里,玉瑶没想到他直接打横抱起来,双手下意识搂紧他的脖颈。
    陌染双手将人托住,感觉手里的人仿佛有千斤重。
    这是他孩子的母亲,他唯一认可的女子,他的好瑶儿!
    “瑶儿,咱们再给喏喏生个妹妹吧!”说完整个人压下来,不给她半点开口的机会,就已经将她到嘴的话全都吃进了嘴里。
    次日,玉瑶起身后已经日上三竿,“夫人,刚刚卢公子来了,好像是有什么事要跟你说,已经等在院子里!”
    “嗯知道了,让人上茶,我一会儿就过去。”简单的收拾好,玉瑶就缓缓去了前面。
    卢横的来意她大概是能猜到几分。
    现在茶山跟盐矿都已经找到了,自然可以一点点将云家的生意给抢过来。
    “卢横,许久不见。”卢横看起来依旧风光霁月,脸上并没有商人的市侩,相反,随着时间的沉淀,反而更有男子的刚毅跟韵味,岁月在男人的脸上永远像醇厚的酒,越积越香。
    “见过玉夫人!”卢横行礼,不卑不亢,嘴角微勾,带着和煦的笑,如沐春风。
    “卢横,我说过几次,你太见外了,我们是朋友,不用这般称呼。”玉瑶觉得卢横别的都好就是太死板了。
    卢横心里苦涩,他也不想,他也想唤她瑶儿,可他只能用玉夫人提醒她的身份,也是提醒自己。
    “习惯了,不过是个称呼。”卢横随意的开口道。
    见他并没有半点拘束,玉瑶干脆跟着放下来。
    “你今天来可是为了昨天信上提到的事?”玉瑶端起身边的茶水轻呷一口道。
    “没错,昨天我已告诉你了,这茶山我已经找到了,就在江南的平沙镇里,周围有两座不高的山,那边阳光水分都充足,所以一直以来茶山的长势不错,尤其是飘云茶,几乎被种满了。
    不过云天祥非常隐蔽,用的是云擎天的名字在衙门里留的底,而且他有一枚特???的印章,只有印着印章上面的同行章才能进出。
    我怀疑那不仅仅是茶山这么简单,里面到底有多少人谁都不知道,我曾经派人过去打探,又怕打草惊蛇,化成了农夫。
    可惜人才刚靠近就被赶出来,三天后,那人就死了!”卢横就是觉得奇怪,这下手也太狠毒了,所以才猜测里面定然不简单。
    云天祥那老东西,没想到挖的越多越让人迷惑,这样的人还真是不简单。
    都说祸害遗千年,这才多久,他就从床上下来活蹦乱跳了。
    这会儿,那老头子指不定有想怎么祸害别人。
    “你是想说,这茶山里面不仅是茶山,极有可能还有别的隐蔽秘密?”玉瑶将茶水放下,手指敲击在桌面上,细长的凤眸暗沉沉的,透着压抑。
    “没错,我只是怀疑还没办法确定,还得等着大将军派人再去查验一遍才行。”因为查茶山的事,他折损进去好几个人,不过只要能帮助她,他倒是心甘情愿。
    况且,这件事可不仅仅是帮她,也是帮自己。
    “行,我知道了,等陌染回来就告诉他。”这般周密的事,玉瑶可没打算放手让别人去查。
    尤其是现在陌染正怀疑炼狱中进了叛徒,现在没将那安插进来的钉子找出来,他决不能轻举妄动。
    “嗯,至于这盐矿,你猜?”卢横倒是想看看玉瑶能不能猜到。
    当初他也险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盐矿怎么可能会在那个地方呢?太不可思议了!
    “不会是在我的地盘上吧?”玉瑶开玩笑似的道。
    卢横干脆给她一个赞赏的眼神。
    “这怎么可能?”玉瑶从圈椅上站起来,有些不好确信。
    “没什么不可能的,是真的,这云家的盐矿,竟然就在离耀月城不远的凤城,这凤城不远的地方就紧挨着海,这盐矿出现在那里也不足为奇。”卢横说完也端起茶喝了一口。
    “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这凤城太远了,那地方呢?你可已经确定过来?”玉瑶恨不得先将盐矿给解决了,这样只剩下一个茶山,到时候她可以跟陌染……
    “嗯已经派人过去了,再过十天半个月应该就能查到,不过这都是云天祥那老东西据为己有的,恐怕不太容易处置。
    若是被皇上知道了,那岂不是又重新落在他手中了?到时候我们……”
    “不,我本就没打算据为己有,这盐矿是属于朝廷的,这样朝廷有了这矿,至少也能将盐巴的价格降低几分,百姓的日子不好过。
    平日里没病没灾的还好,可一旦遇到灾情,连吃饱穿暖都成了奢求。”玉瑶就是因为自己从那样的日子走过来的,自然就知道那样的辛苦,所以她并没有打算将盐矿留下。
    至于这茶山,她倒是更感兴趣。
    茶叶一般的百姓不会买,太贵了,既然能制作出顶级的茶叶,那价格自然也会很贵,这么好的东西留给别人太可惜了!
    “夫人说的对,那接下来夫人觉得该怎么办?”卢横倒不是没别的办法,可他手里的人太少了,他今儿就是来……借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