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回不来

作品:《无敌神婿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开完了会议,苏东的脸色,依旧难看。
    整个天门,被人当做畜生一样侮辱,从这个组织建立至今,就从来没被人这么羞辱过!
    而他苏东,身为天门现任的门主,这个巴掌,更是直接抽在了他的脸上。
    他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吴坏,抽了多少个巴掌了!
    “你以为,有武门那个人给你撑腰,你就可以这么兴风作浪么!”
    苏东眯起眼睛,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我现在就派人取你的狗命!”
    “我定要把你的狗头,挂在我天门旧址的大门口,让所有人都知道,轻辱我天门的下场!”
    很快,天门就作出了回应。
    苏东直接放话,要派十二堂主,去取吴坏的性命!
    彼时。
    海外的几个机场,十二堂主已经搭上飞机,准备偷偷回国了。
    “不好意思,猴先生,你的身份有问题,有待查证。”
    国内关口,检查人员一脸严肃:“你暂时不能入境,请配合我们的检查,跟我们走一趟。”
    话音刚落,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子,脸色顿时一变,一句话也不做回应,立刻抢了护照,拔腿就跑。
    与此同时,在其他几个机场,同样发生着这样的事情。
    即便这些天门的高手,早就准备好了伪装的身份,可他们根本无法通过检查。
    不光是机场,包括水路,陆路,只要是需要检查的地方,他们的身份,不是成了在逃的逃犯,就是身份敏感,直接引起了检查人员的注意。
    甚至有几个人,当场被抓,连逃都没逃得了。
    一查,身上竟然背着好几条人命!
    这还得了?
    收到消息的苏东,脸色更是难看了。
    “是谁!到底是谁泄露了天门人员的身份!我干你祖宗!”
    苏东气得破口大骂,整个人都要疯狂了。
    他苏家,似乎彻底成为了海外苏家,根本无法回国啊!
    “他们几个都是蠢货么!偷渡啊!谁叫他们走正规渠道回去的!都是猪啊!”
    “马上联系人,重新安排!就是偷渡,也得给我偷回去!”
    苏东咆哮起来。
    他直接下了死命令,不管用什么方法,也必须回国,必须杀了吴坏。
    在国外横行这么多年,苏东头一回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严重的挑衅!
    尤其是,吴坏说不让他们回国,他们就真的回不去了。
    国内的产业,被一扫而空,紧接着就是坠机事件,现在连他天门的堂主,都被抓了好几个。
    不仅如此,在海外,他苏家也接连有人被杀,现在整个苏家,都处在一片惶恐之中。
    吴坏,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不杀了你!我他妈誓不为人!”
    苏东咆哮着,几乎是嘶吼出来,恨不得把吴坏,咬成粉碎。
    而彼时。
    唐氏的北方分公司。
    吴坏靠在沙发上,悠然自得地抽着烟,唐诗妍不在,他就是这间办公室的老大了。
    而坐在他对面的克丽丝,一直沉默着,眸子里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是忌惮。
    “我发现,我还是低估你了,你就像是一滩湖水,让人根本看不透。”
    克丽丝盯着吴坏,直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吴坏居然能够精准地把天门十二堂主的身份给掀出来,甚至还抓了几个,逼得那些人,只能偷渡,才得以回国。
    如果吴坏没有至高的权利,他根本做不到这些!
    “我?”
    吴坏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就是我,一个平平无奇的人,但我向来言而有信,我说了,苏家的人,回一个,我杀一个。”
    “我说要灭苏家满门,就要灭他满门!”
    吴坏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克丽丝坐在那里,动都不敢动一下,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好像,突然又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了。
    “你不想苏家跟天门的人回来?”
    她连忙岔开话题。
    一直被吴坏那么盯着,她都快窒息了。
    “让他们回来,害人吗?”
    吴坏哼了一声。
    克丽丝笑了起来,眼神之中,突然多了一丝暧昧:“我也喜欢害人,你们华国,都把漂亮的女人比作红颜祸水,不知道,我能不能祸害你呢?”
    她伸手,还想去牵吴坏的手,吴坏却是白了她一眼,直接把手抽了回来。
    “克丽丝小姐,如果你还想合作下去,就请你保持一定的正经,不要再调戏我。”
    吴坏看着她:“如果你再调戏我,我把你卖到酒吧一条街去,那里有的是男人喜欢被你调戏。”
    咕咚——
    克丽丝喉结滑动,连忙收回了手。
    她可不想被吴坏,卖到那种地方去。
    “好吧,看来美人计对你没用,我放弃了。”
    她恢复了高冷的样子,不再对吴坏暗送秋波了:“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苏东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会动用各种手段,让那些高手回来杀你。”
    “一旦那些人回来,你打算怎么应付?”
    她真的很好奇,吴坏一直这么从容淡定,真到了那种时候,吴坏还能保持得这么从容么?
    “克小姐,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问。”
    吴坏看了她一眼,站起身,不屑地笑了起来:“这样会显得自己很愚蠢。”
    克丽丝怔住了。
    她长这么大,一直都很优秀,哪怕是她的父亲大人,都没有说过她愚蠢。
    她的资历,她的过往,还有她的成就,从来都不会跟愚蠢这两个字挂钩!
    现在,吴坏居然说她愚蠢?
    “你敢说我愚蠢!”
    她站了起来,有些不高兴。
    可办公室里,哪里还有吴坏的身影。
    ……
    彼时。
    位于东海的港口,一片漆黑,看不到一丝亮光。
    只能看见,海平面上,远远有一艘邮轮开来。
    码头上有几个人,显得十分焦急,不时东张西望,生怕有人过来。
    “来了!”
    有人轻声喊道。
    他立刻打开手电筒,冲着那艘邮轮闪了三下,随即立刻把光亮关闭。
    这是接头暗号,相信邮轮上的人,已经看见了。
    远远的,那艘邮轮就熄了火,不发出一点声音,等着邮轮自己荡到码头上。
    “这一单,我们要赚不少啊!”
    其中一人,脸上满是兴奋。
    “闭嘴!”
    而另一个人,猛然回头,瞪了他一眼:“别乱说话,这一次来的,不是一般人,要是丢了性命,别怪老子没提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