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第 84 章

作品:《听说你只把我当朋友

    季晚的收入比起原来可以称得上是暴增, 只是被简单的咬过几次,就拥有了大笔的钱财。加上封進也没有刁难他,这份工作可以说是轻松愉快。

    鉴于封進之前阴阳怪气的提到他收到的小饼干, 季晚之后便特意烤了小饼干带给封進。

    他虽然觉得封進不会喜欢这种小甜点, 但还是认真的学着做。配上简单的包装后,在去给封進做信息素舒缓时, 递到了封進面前。

    封進冷脸翻着报告“我不爱吃这种甜滋滋的东西。”

    “我特意做的一份有糖版,一份无糖版, 试试”季晚再把饼干推了推。

    封進没有接话,继续面无表情的哗啦哗啦的翻报告。

    “好吧。”季晚叹口气,就要把饼干收起来,“那就算了, 不勉强封总。我把东西带下去,给其他人分一分。”

    然而季晚的手还没来得及碰到饼干, 饼干就被另外一个人夺走。

    “我有说我不要吗。”封進拉开办公桌的其中一个抽屉, 将饼干放进去, “偶尔补充一下糖分也是必须的。”

    季晚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拿出检测仪器,走向休息区域。

    季晚自觉的没有坐封進的沙发, 他站着,就听封進说道“你坐吧, 每次你都站不稳, 还要我扶着你。”

    “嗯”季晚看看封進的沙发,把封進当初说的话又还回去, “这不是您的专属沙发, 只有您才能在上面休息吗”

    封進“”

    封進假装很认真的看着报告, 半点心思都不放在旁边的模样,实际上连报告里写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越厉害的aha,领地意识就越重。他的专属沙发自然是他的领地,但他现在觉得让季晚坐上去也不是不行。

    总是站着,他也不好咬太久。

    “你坐不坐”封進黑着脸问。

    季晚从善如流地在那昂贵的沙发上坐下“谢谢封总,封总大气。”

    封進满意地合上报告,越看季晚坐在他沙发上的样子,越觉得顺眼。

    果然进行合作,还是坐下来好好谈的比较好。

    季晚身上没有信息素,根本不会让人产生被侵入领地的感觉,反而季晚撑在沙发上的手被残留的信息素沾染,不浓烈,淡淡的,却让人忍不住的留意。

    封進艰难地将目光从季晚的手上撤离,把季晚这饼干拿了一块,吃完之后矜持的称赞“还不错,甜度适中。”

    按照正常情况,如果是其他人听见自己送的礼被他这么夸赞,那么接下来肯定会说,既然您喜欢,那么我多做几份送给您。

    可封進却听季晚说道“您喜欢就好,回头我把配方发给您,您可以让家里的厨师照着做。”

    封進“”

    家里厨师做的饼干,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

    季晚其实只是开玩笑,过了一段时间后再来见封進时,还是又拿了几包小饼干。

    封進没有客气的将饼干拿走,等到这次结束转账时,季晚意外的发现,封進额外给他多转了一大笔钱。

    这算是付给他的饼干钱

    不得不说,封進是真的很大方。

    季晚再一次对封進的财大气粗有了一个认识,他数了数存款,露出一个笑。

    很快,他就能存够钱了。

    这天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作日,季晚照常去找封進。

    封進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办公椅上看报告,而是闭着眼,一手撑着额头。

    季晚直觉不对,小声唤道“封总”

    “嗯。”封進揉揉眉头,皱着眉睁开眼。

    “我做了新口味的小饼干,您试试看喜不喜欢”季晚走上前,将带来的东西放在封進桌面。

    “还行。”封進直接给了一个肯定的回复,指了指休息区域,示意季晚过去后站起身。

    这一次封進难得的没有多说废话,在季晚坐下之后,就按着季晚的肩膀,咬了下去。

    覆盖在肩膀上的掌心灼热,透过薄薄的一层衣物,季晚能感觉到封進高得不正常的体温。

    季晚一边安静地让封進咬着,一边伸出手,去碰封進放在他肩膀上的手。

    肌肤相处的瞬间,季晚被封進的体温所惊。

    好高的温度,封進肯定是发烧了

    封進愣住几秒,整个手都变得僵硬,下意识的抓紧季晚肩膀。

    他倒是也没有甩开季晚的手,而是沉声问道“你摸我干什么”

    季晚也没想到封進的关注点会这么奇特,无奈道“我想看看您的体温,封总,您发烧了,自己都没有发现吗”

    封進哼了一声,松开手“小毛病。”

    季晚不赞同的皱起眉“你需要休息。”

    封進“休息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季晚虽然不知道封進具体有多繁忙,但也能想象得到,站在封進这么高的位置,需要处理的事物肯定数不胜数。

    季晚妥协“好吧,那您吃药了吗”

    “吃药”封進不屑的嗤笑一声,“弱者才需要吃药,这种小病,多喝几杯水就行。”

    季晚眉头皱的更深。

    他知道不应该多管闲事,可出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他的确是看不惯别人这样作贱自己的身体。

    季晚严肃道“你知不知道,发烧是能把人烧傻的”

    “季医生,你可真是多虑,我这么做的次数很多,也没见出什么事。”封進将季晚的衣领拉好,盖住那个咬痕,“好了,你先走吧。”

    季晚有了一个猜测。

    封進要么是受到家庭影响,大直a思想严重,觉得aha有事就应该自己扛着,小病没有必要吃药。

    要么就是之前信息素堆积让封進太过痛苦,反倒是发烧迷糊了,才能显得轻松一些,所以封進下意识的不愿意吃药。

    不管是什么理由,在体温已经这么高的情况下,不吃药都是不对的。

    跟封進认识了这么一段时间,季晚也知道封進有时候是个相当固执的一个人,很难去说服,想要让封進吃药,最好是换一种方式。

    他摇摇头,站起身“那我就先走了,封总,我其实还做了一些糖果和饮料,想让您试一下,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封進哼一声“那行,我帮你试试味道怎么样。”

    “那我尽快回去给你拿过来,你下午还在这里吗”季晚又问。

    封進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沉默半晌后开口“今天一整个下午,我都会在办公室里看资料和开会。”

    季晚放下心来,跟封進道别后离开。

    季晚一走,封進立刻给打电话给秘书,让他将原本安排在今天下午的行程推掉。

    “这”秘书接到这个突然的通知时,也是吃了一惊,“今天下午有一个挺重要的商界宴会,您真的要取消吗”

    不怪他吃惊,封進一向工作时间安排的都精准得像机器人。除非有突发的更重要的工作,否则前面的行程安排绝不会突然取消。

    现在并没有其他更重要的工作横插一脚,封总是为什么突然想要推迟取消行程,难道是因为个人原因

    封总也会有因为个人原因取消工作安排的一天能让他这么做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封進丝毫没觉得取消原本的行程安排有什么不对,只觉得人不能言而无信,既然之前答应了季晚,那就要说到做到。

    他转了一圈椅子,打开季晚送的饼干,拿起一包美滋滋的吃起来,并且顺手又给季晚打了一笔钱。

    本来他也不是很喜欢吃这种东西,可是季晚手艺好,就连原本他不喜欢的口味,吃起来都觉得很香。

    真不错。

    季晚其实并没有做什么糖果和饮料,他是要去给封進买退烧药。

    鉴于封進抗拒吃药的态度,季晚只能买儿童版甜甜的退烧糖丸和退烧糖水,然后哄骗封進这是他做的,让封進吃下去。

    毕竟哪怕是儿童般的药,也比什么都不吃要好。

    季晚很快买到了想要的东西,他把原本的包装扔掉,把退烧水装进漂亮的新瓶子,退烧糖丸也精心包裹,这样一来,就彻底改头换面。

    季晚重新返回封進办公室,见封進还好好的在里面等着他,不由得松一口气。

    季晚扬起一个笑脸,将脸上将手上的东西递过去“试试看喜不喜欢我还是第一次做这个,没什么经验,封总能吃了之后跟我反馈一下哪里不好吗”

    封進脸上的表情是一片严肃,手却老实的将包装拆开,按照季晚说的做。

    封進将东西吃完,这才停下手,言简意赅的发表自己的看法“还行,就是太甜。”

    “这样,那下次我不放这么多糖。”季晚假装松了一口气,“幸好这次没有做太多,否则就浪费了。”

    “嗯。”封進低头看看报告,在季晚告辞要离开之时,突然开口问道,“还有吗”

    季晚一愣,封進这是吃上瘾了

    这种儿童版的退烧糖丸,成年人再吃多一粒倒是也不碍事。于是季晚掏出最后一颗退烧糖丸,递给封進。

    “没有了,这就是最后的了。”季晚说,“不打扰您的工作,封总,那我就先回去了。”

    封進没有拦着,等到季晚离开后,他看向那最后一颗糖丸,打开包装,想吃掉又犹豫,最后把它摆在了手边上,继续看财报。

    又过了一段时间后,房门被敲了敲,是秘书要进来做汇报。封進让人进来的同时,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将糖丸放在了更明显的位置。

    秘书一丝不苟地进行了汇报,在等待封進的吩咐时,眼睛不经意的瞄到了封進最明显位置上摆着的那一粒糖丸,不由得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声音“咦”

    封進假装不经意的问道“怎么”

    秘书的表情有一丝呆滞“这是”

    “认识的人送的,我感觉味道还不错,可以研究一下进行投产。”封進一本正经道。

    秘书是一个有家室的钢铁直a,孩子刚好五岁大,他看着桌子上的那一颗糖丸,总感觉在哪里见过。

    冥思苦想半天后,终于灵光一闪,将答案脱口而出“哎呀,这个造型,跟我儿子吃的退烧药一模一样啊”

    说完之后,这位精英秘书回过神来,心道不好,迅速进行补充“我不是说您吃儿童退烧药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好巧,封总您朋友送您的东西,和那个糖丸造型很像,真是缘分啊。”

    封進“你出去。”

    秘书马不停蹄的迅速开溜,偌大的办公室里又只有封進一个人。

    封進虽然发着烧,但也没有变成一个傻子,将几件事情串联起来,很容易就得到了真相。

    按照封進往常的性子,有人敢骗他,那下场绝对好不了。而现在他看着季晚特意送过来,又重新包装好了的退烧药,诡异的生气不起来。

    所以季晚特意多跑了一趟,就是因为发现他发烧,所以去给他买药。

    封進理智上觉得自己应该愤怒,季晚在明知道他不吃药的情况下,还故意违背他的意愿,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可在感情上,不管怎么找借口,封進都怎么也气不起来。

    封進正沉思着,听见手机一声响,有人给他发了新消息。

    封建不耐烦的打开来看,然后瞬间转换表情。

    给他发消息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季晚。

    季晚发的消息很简单封总,您的身体好些了吗

    封進眉角眼梢中,露出几分自己都没有留意到的笑意。

    这还是季晚第一次给他发与合同无关的信息。

    封進回复道没有。

    那边的季晚修修改改之后,发过来长长一段话多喝水,空调温度不要调的太低,饮食保持清淡,根据你的症状,如果要去买药,下面这几种比较好,你记一下

    封進挑了挑眉,他需要用药的时候,自然会有专门的家庭医生来给他看,而不用自己操心。

    不过季晚对着生病的他,似乎脾气格外好一点。

    封進想了想,继续回道我头晕,头痛,今天咬你没怎么咬到,信息素也不舒服。

    季晚那边沉默一会儿,问封進什么时候下班回家。

    封進想了想,谨慎回答道我一般工作到晚上点。

    很快,他收到季晚的回复我五点下了班后过去找你。

    封進矜持的答应,结束了这个对话之后再看文件,什么也看不下去,而时间也是度日如年,可见生了病是真的很难熬。

    封進好不容易等到五点半,终于等到了人。

    季晚眉头皱着,脸色严肃,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几样药。

    季晚没有马上提吃药的事,而是让封進先先他一口,缓解素的堆积情况。

    封進自然很乐意,跟着季晚前往休息区。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似乎是担心他不舒服晕倒,季晚这一次主动靠近了,让封進可以靠着他,而不必自己出力。

    封進靠着季晚,有隐隐的兴奋。

    他仗着病人的身份,不管做什么都会被容忍,季晚作为医生,对病人有着超乎寻常的耐心。

    那么,如果他趁着这个时候,做些平时不可能做的动作,季晚也会容忍么

    封進并没能真正想出要做什么别的事情,搭在季晚肩头的手再次被碰了碰。

    季晚松一口气“你的温度退下去了啊。”

    退下去就好,这样他也不用再苦口婆心的劝封進吃药吧。

    封進立刻回答“嗯,不过还是头晕。”

    “正常现象,一般睡一觉就好了,你工作做完了吗”

    “今天的弄完了,随便再看看一些别的资料。”封進模样虚弱的说。

    “别看了吧封总,身体最重要,钱是赚不完的。”季晚说,“更何况你现在已经有很多钱了。”

    封進捏捏鼻子“行,我再这里睡一会儿,你先走吧。”

    他退了烧,季晚本来就没有必要再陪着他。

    季晚起身,正要离开,又听封進说道“你能不能在这里等十分钟,看看我的手机有没有消息过来,如果有就叫醒我,没有就可以走了。”

    季晚虽然不明白封進为什么担心错过电话手机还要调静音,但还是点头答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封進故意假装半梦半醒之间几次将毯子掀开,又被人重新盖上。有人细细将被角掖好,不让他受寒。

    作为一个总被教育着要好好照顾别人的aha,封進记忆里就没有被这样照顾过。一时之间,那双手调整的仿佛不是被子,而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封進放平缓了呼吸,假装自己睡着,感觉到自己的额头被一只手所覆盖,季晚在给他检测体温。

    这一场接触实在是太过于柔和,甚至在季晚的手离去时,封進感觉到了不舍。

    不知过了多久,封進是真的有些困了,半梦半醒之间,他听见季晚起身离去的脚步声,于是又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偷看。

    夕阳余晖撒在季晚白玉般的脸庞,将眼睫拉出长长的一道剪影,美好得如同梦境。

    这里的楼层很高,四下又无人出声,本该一切寂静,适宜入眠,可却被一样事物打破了这一份寂静。

    那是他剧烈的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