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第 106 章

作品:《小肥啾宠爱手册

    上午白清年带孩子去医院不幸被白母熟人看到。白母知道后左思右想觉得不对, 生怕他们真去领养了一个孩子,电话都没打,直接亲自上门。

    本是想单独跟白清年说的, 没想到顾斜风也在。看到顾斜风,白母瞬间垮下了脸,明明白白写着不高兴。

    白母语气不是那么好“怎么,我这个当妈的来看看你还不行了”

    “当然不是,你快进来吧。”

    白母进屋,光在客厅就看到不少小孩子的东西,沙发上还散着两套小孩子的衣服。幽幽憋了一路的怒气暴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你们当真偷偷摸摸领养孩子了”

    白清年不知该怎么回答, 他们没打算这么快告诉父母, 毕竟自己都还在接受阶段。而且白母会是什么反应白清年清楚,至少得做个准备。

    哪想白母突然杀上门, 白清年不想撒谎,又怕直接承认更让白母生气。

    “这”

    顾斜风接上“阿姨,我们不是偷偷摸摸领养的, 我们是认真的。”

    成功火上浇油。

    白母果然更气了“瞒着父母领进门了还叫认真你们就是这么的认真法”

    白母讨厌顾斜风的理由很简单, 第一就是拐跑了她的乖儿子。

    白清年从小优秀, 性格斯文温柔, 学习名列前茅。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却也是她跟白父的心头宝,从小捧着长大,没让他吃过一点苦。

    白清年以优异成绩从医科大学毕业后,顺利考入市内最大医院就职。实习期跟着大主任, 严师出高徒, 年纪轻轻就技术超群, 很受医院领导赏识, 前途大好。

    在白母看来,白清年本该走另一条路。去结交一个同样优秀的女孩结婚生子,过幸福美满的小日子。

    但白清年不喜欢女孩子,当年白母花了好长时间才接受这个事实,行吧,不喜欢就不喜欢,那也该找个温文尔雅的对象,总之不是跟顾斜风这样的混账在一起。

    顾家是市内有名的豪门家族,靠做家具零售发家,十几年前就是著名的跨国企业。如今产业遍布全球,旗下资产无数。

    顾斜风上头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他是名副其实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小少爷,从小养尊处优,独得极度溺爱。

    再加顾斜风确实头脑聪明,模样出众,这也造就了他傲慢自负的性格。

    顾斜风追求白清年的时候,白清年大学还没毕业,而当时的顾斜风也没现在稳重。那会儿年轻莽撞,做事不计后果,为了追到心上人,什么样夸张的手段都能使出来,搞得白清年都怕他,对他避之不及。

    但后来钉子碰多了,顾斜风也就慢慢软和下来,最后在白清年的调丨教下,学会了追人与爱人的正确方式。

    可白母对他的看法几年如最初没有变化,她觉得这位大少爷实在自视甚高,太目中无人了。白清年跟他在一起肯定会受委屈,这大少爷指不定就变坏变心了。

    再加老一辈思想,门不当户不对的,怎么可能会幸福呢。顾家是龙潭虎穴,白清年就是一只小白兔,要去了顾家也肯定得受委屈。

    白母舍不得白清年受委屈,却也没有干涉白清年的选择,只盼着有朝一日他能看清顾斜风的真面目。

    哪想这些年过去了,顾斜风这小子还挺能装,两人过得相安无事。现在还真像寻常夫妻那样,竟去领养了一个孩子。

    白母感觉血压都在飙升。

    肯定是顾斜风的主意,为绑住自己的乖儿子,这混账居然用这样的招数。

    白母冷静不下来“总之我不同意你们领养孩子是谁出的主意”

    白清年尝试缓和气氛“现在也不是就这样确定了,我们只是先将小孩接过来住一段时间,也许过几天就送回去了。”

    “你少拿这种话来糊我,这又不是猫啊狗的,养一段时间还给送回去。”白母越想越气,“孩子在哪里,你们领养的那小孩子在哪里,现在就送回去,立刻送回去”

    楼下吵吵闹闹,惊醒了独自在房内睡觉的愿愿宝宝。

    他在熟睡中隐约听到陌生人的声音,带着尖锐的愤怒,小心脏一惊,然后就睁开了眼睛。

    虽然睡的时间不是很久,可愿愿睡很熟,浑身都睡得暖烘烘,从被子里出来那一刻,还感觉有些冷。

    楼下的声音断断续续,现在几乎听不到了。但小愿愿怕是有什么坏人进了家里,那怎么能行呢,他要赶紧下去,去保护他的人类爸爸。

    蹬着胖乎乎的短腿从床上滑下去,小愿愿快速往前走了几步后停下不行,还是有些冷于是又回去,将床上的毯子扯下来披着走。

    门把手的位置高,小愿愿还够不到。

    但没关系,他是一只会魔法的神奇小鹦鹉。

    现在只有他在房间内,身份不会暴露,小愿愿就现出了自己的翅膀漂亮的粉色,光洁的羽毛,一看就是只热爱干净且健康活泼的小鹦鹉。

    小愿愿扑腾着翅膀要飞起来,可尝试了两次,皆以失败告终。

    小愿愿不敢相信,这是为什么,难道是他变成人类幼崽后吃胖了吗,已经胖到飞都飞不起来了吗

    原地崩溃了三秒,小愿愿才看到,毯子还在身上,这么压着翅膀,当然飞不起来。

    果然,拿掉毯子后,小鹦鹉就立刻能飞高高了。

    飞高开了门后落回地上,再急急忙忙将毯子披好,一半拖在地上走出了房门。

    他发出的动静不大,楼下大人没注意到房门开了,一直等他走到楼梯口,尝试着要爬下去了,大人才看到他。

    白清年前一刻还在告诉母亲“其实愿愿很可爱,也很乖的,我想你也会喜欢他的。”

    白母心里嘴上都不认,不就是个小孩子吗,她又不是没见过孩子,再可爱能可爱到哪里去,就算可爱到天上去那也是别人家的孩子,跟白清年没关系,反正白清年不能领养。

    可真看到小愿愿的第一眼,白母眼里还是闪过惊讶。

    这孩子的确很可爱,说是白母活这么久见过最可爱的孩子也不夸张。

    粉粉嫩嫩,小小一个,眼睛很大,脸颊两侧肉嘟嘟的,跟个水蜜桃一样。

    但白母没多看几眼,立刻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她怎么不希望白清年能赶紧有自己的小孩。她这个年纪就等着抱孙子了,往日在外看到别人家的小孩都要忍不住上去逗逗。可她绝对不能向领养孩子低头,孩子再可爱,她也坚决不会在这点退让。

    愿愿宝宝下楼不能用飞的了,只能跟真正人类的小孩一样,用自己的双脚走下去。

    毯子被抛弃,他双手扶着旁边的栏杆转过身,先伸出一只小脚去探探路,踩踏实了以后,再将另一只脚放下去。

    一格楼梯顺利爬完,他就高兴到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勇敢的小鹦鹉。

    心里正得意,然后被顾斜风抱了起来。

    其实他出现的时机不是那么好,白母还在发火。

    这时要抱他回房间藏起来无异于激怒白母,可带到白母面前也只会让白母生气。左右都是生气,顾斜风思考几秒后,干脆将孩子抱了下去,至少白母当着小孩面不会说太难的话。

    小愿愿就被这么带到了白母面前。

    小家伙近看更可爱,看到白母也不害怕,眨着布灵布灵的大眼睛,好奇地一直看。

    小愿愿过去后,白母脸色好了些,她的确不想对一个无辜的孩子凶,小愿愿直勾勾盯着她,她也直勾勾盯着小愿愿。

    这么过了几秒,小愿愿“叭叭啾”

    小孩子胡乱叭叭罢了,可白母听着,竟一下心软起来,而刚才还很愤怒的情绪也好像慢慢消散,正在恢复平静了。

    他们不知道,这就是魔法小鹦鹉的神奇之处。

    小愿愿生来便有这样的能力,能让接近他的人感到快乐。

    他说话能使人平静心情,唱歌更是能治愈人心。所以先前白清年光是听他叭叭就会觉得心情舒服,而在医院的时候,他因此能让哭泣的小女孩转笑。

    他就是能为所有生物带去快乐的小天使。

    小愿愿不知道白母是谁,但嗅到了她身上有跟白清年相似的气息。

    聪明的小鹦鹉觉得这应该是白清年的家人爸爸的家人就是他的家人啦,小鹦鹉不怕白母,他希望能得到所有人的喜爱。

    于是愿愿觉得自己有必要进行一下才艺表演,毕竟这是人类幼崽讨大人喜欢的必修课。

    可该表演什么呢,作为小鹦鹉能表演很多,作为人类幼崽就好像没什么能表演的了。

    小愿愿抓抓额头,看着白母,突然摇了个花手,这是他昨天才学会的新动作。而后就着花朵的手势将双手放到自己脸下,露出了笑容,大概是想送给白母一朵愿愿牌小花。

    可对着满眼期待的小愿愿,她实在说不出拒绝。

    上回见面她就觉得这个小家伙招人喜欢,光看着就能叫人平静心情。这回依旧,被他用亮晶晶的大眼睛盯着,听着他奶声奶气喊大奶奶,心情一点点好了起来。

    谁能忍心叫这样的小宝贝失望,要是拒绝他,说不定会哭出来。

    笑起来这么甜的孩子怎么能让他哭呢,绝对不能哭。

    白母心一软,答应了。

    白清年跟顾斜风在旁一脸不敢置信这小家伙也太厉害了些,简直不可思议。

    于是顾斜风借着小愿愿的光,终于能留在白家吃一顿晚餐了。

    虽然来之前他还跟白清年玩笑说着要讨丈母娘开心,实际上坐着开饭了,他还在发懵竟然留他在白家吃饭了,这不仅是关系近了一大步,明天还能买狗了啊。

    他心心念念那只小德牧,其实私下都订好了,没想到机会来这么快,这下能去接回家了。

    看了一眼小愿愿,难道这小家伙是锦鲤体质是能给身边人带来好运的锦鲤宝宝

    白家晚餐不比顾家菜色丰盛,但也算丰富。

    白奶奶做菜好手,用家里现有的食材做出了一桌家常菜。除了小愿愿闻到香味就开始期待的炖肘子外,还有白蟹炒年糕,青椒牛柳,香煎带鱼。素菜简单些,一道红烧烤麸,一道菠菜炒胡萝卜丝。

    能在这边吃晚餐是意外之外,所以小愿愿的进餐装备一样没带。

    他没法自己吃了,筷子太长握不好,只能靠大人喂。

    这顿饭小愿愿吃得心急如焚。

    平时他一手筷子一手勺子,大人只要将食物往他的小盘子里丢就行,他吃的开心快乐且有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