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13张牌

作品:《在惊悚综艺C位出道

    谢小舟的手很稳, 握着玻璃碎片不带一点颤抖,就算是玻璃渣子刺入了自己的掌心,也没有松开了紧握的手指。

    以现在的情况来说, 他应该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可就算如此,他还是感觉像是踩在棉花上,稍有不慎就会跌落到深渊中,万劫不复。

    谢小舟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欺诈师,眼睛中出现了冷漠的竖瞳,尾巴也悄然竖了起来。

    这是猫科动物在捕猎时特有的习惯。

    锋利的玻璃碎片架在了欺诈师的脖子上,只要用力一划, 就可以立刻割破气管, 造成死亡。

    可他却视若无物,还歪过了头, 看着手拿凶器的小猫咪,好奇地询问道“那么,你是怎么发现的”

    欺诈师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恶作剧被拆穿的小孩。

    但是他没有因为被拆穿而沮丧, 反而更关心是哪里出现了破绽。

    “因为, 这个世界太完美了。”谢小舟迟疑了片刻, “完美到连我都不想拒绝。”

    说实话, 在这个世界中,谢小舟确实有犹豫过。

    但是,只要是一个普通的人,在面临这样的诱惑前,都会忍不住心动的。

    在这个世界里面, 他能够轻而易举的获得现实中得不到的一切。身份、地位、名气还有其他节目组的boss们。

    医生、秦渊还有教父。

    这些对谢小舟来说印象最深的boss们, 在内心深处, 他也曾毫无察觉地动心过一瞬。

    但因为危险, 他遏制住了这心动。

    而在这里,boss们保留了样貌和特点,却失去了危险,是安全无害的。

    这是一个多么诱人的选择啊。

    只要他愿意,他可以立刻拥有这一切。

    不过,正因为医生的出现,才让谢小舟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一个没有见过太阳的人,是不可能将太阳这种东西当做谎言的一部分的。因为,这样太容易被拆穿了。

    欺诈师是谎言之城这个节目的boss,从未离开过这个节目,又是怎么能够知道这么多的细节呢

    这还要多谢这些boss们的凶残和危险见到他们并且能够活着离开的嘉宾少之又少。

    所以,这样就可以排除掉欺诈师从其他嘉宾那里得知的可能。

    否定掉其他选项,剩下来的那一个无论有多不可思议,就是正确答案。

    答案已经摆在面前了。

    同时见过医生、秦渊和教父并且还能活下来的,就只有谢小舟一个人了。

    所以,这根本不是欺诈师设置下的谎言,而是他由自己构造出的世界。

    只要有了确定的想法,接下来只要不停地去证实就可以了。

    医生的样貌与言行举止和谢小舟心中的一模一样。

    拿出来的病例,同样也是来源于他的记忆中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想要什么,这个世界就会马上给予他什么。

    想要成为影帝,马上就有最佳男演员的提名;想要谈恋爱,立刻就会有符合审美的男人送上门来;想要暴富,就有一笔巨额的遗产从天而降

    在这里,谢小舟就是这个世界的神。

    谎言之城之所以能够成为s级嘉宾的晋级赛,正是因为这超高的难度没有人能够拒绝内心深处的。

    欺诈师没想到的是,谢小舟可以。

    其他嘉宾或许会沉溺在其中不能自拔,他也只是动心了一瞬间,马上就恢复了平常。

    在脱去华美的衣袍后,这个世界无非就是一个脆弱的泡沫,轻轻一戳就会烟消云散。

    他不可能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一个谎言。

    而且,比起随时坍塌的空中楼阁,他更喜欢一步一步地走上去。如果他想要不劳而获,早就在第一个节目中,就答应留在秦渊身边了。

    选择留下来,并不是他的性格。

    清醒了过后,谢小舟并没有立刻拆穿这个谎言,而是将计就计,反而用来欺骗欺诈师。

    如果欺诈师认为他已经沉迷于谎言之中的话,那就上当了。

    获得一百枚谎言币或者欺骗欺诈师,这是最开始节目组给出的选择。

    虽然谢小舟不认为这样做就能够完成拍摄,但是有这么一个机会,还是要去试一试。

    不然的话总是被骗,也太丢人了。

    总得找回一些场子。

    想到这里,谢小舟眨了眨眼睛“欺诈师先生,这一次算我赢了吧”

    欺诈师看着面前的少年,暗金色的眸子中流转着奇异的光芒。

    太有趣了。

    竟然有人能够从自己的谎言中走出来。多么特殊,多么有趣的小猫咪。

    欺诈师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颤动了起来,冒出了一股口干舌燥的感觉。

    这是他许久未有的兴奋与愉悦。

    他喜欢聪明的小猫咪。

    “当然。”欺诈师的尾音都微微上扬,“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你是怎么离开谎言构成的世界的呢”

    在谎言之城,谢小舟上了很多次当。

    真真假假的话语混杂在一起,令人难以分辨,其中最为棘手的就是欺诈师。

    欺诈师一直在说谎。

    不管是什么时候。

    欺诈师教会谢小舟说谎,教他如何用一个谎言去覆盖另外一个谎言。

    但他绝非是处于好心,而是为了一个更大的谎言。

    谢小舟被误导了。

    在一开始进入那个世界的时候,他下意识地认为是欺诈师设置的谎言。所以,他为了破解这个谎言去寻找线索,可得到的却是让他越来越迷失自我。

    但还好,医生及时出现了。

    这告诉了谢小舟,这个世界的关键点不是欺诈师,而在于他自己。

    破解谎言的方法也很简单

    “杀了自己。”谢小舟如是说。

    如何破解一个自己设置的谎言

    杀死谎言本身。

    在那个世界中的“欺诈师”消失了以后,谢小舟就确定,欺诈师认为他已经沉溺于这个世界中了。

    于是在获得最佳男主角的那一天,他没有去领奖,而是来到了城市的最高的建筑上。

    当时,欺诈师曾经说过他喜欢高处,这能够让他居高临下,俯视众生。

    于是谢小舟就从最高处一跃而下。

    那是一场豪赌。

    谢小舟的性格里本来就存在着大胆冒险的因素。他丝毫不畏惧,反而在坠落的过程中张开双臂,热情地拥抱这个虚假的世界。

    很荣幸。

    他赌赢了。

    欺诈师的声音犹如叹息“你胆子很大。”

    谢小舟纠正“或许是我天生好赌。”

    如果不是好赌,他就不会在第一次进入节目的时候,选择接近秦渊。也不会在后续的拍摄中一次又一次地攻略boss。

    但还好,每一次他都赌赢了。

    包括这一次。

    谢小舟坚信,就算欺诈师满口谎言危险至极,他也能够从中全身而退。

    他的眉眼舒展开,带着一股骄傲自满。

    欺诈师将一切都收入眼中。

    很可爱的小猫咪。

    赢了一次,就以为自己能够一直赢下来,脸上遮挡不住、也不必去掩饰的骄傲。

    意外的是,这并不让欺诈师感觉到讨厌。

    他只想要去摸一摸这小猫咪,顺便在摸完之后,伸手掐住他的后颈,让他能够明白过来,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或许小猫咪会愤怒,会挣扎,但不管如何挥动爪子,都无法伤害到主人。

    这就是逗猫的乐趣。

    欺诈师眯了眯眼睛,想着出现的那一个画面,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不过,很快脖子上传来的疼痛感就让他回过了神。

    谢小舟察觉到了欺诈师的轻慢与毫不在意,他需要做点什么来拿回掌控权。

    他将玻璃碎片往里压了一下,尖锐的部分一下子就嵌在了柔软的皮肉之中,语气轻快地说“欺诈师先生,我已经完成了你的要求。请问,有什么奖励吗”

    “奖励当然有奖励。”鲜红的血液从伤口处冒了出来,顺着脖子的弧度流淌而下,可欺诈师却好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神情自若地说,“不过在此之前,我想给你变个魔术。”

    还没等谢小舟做出回应,他就抬起了右手,打了一个响亮的响指。

    响指的声音还未落下,就听见“哗啦”一声,谢小舟的面前飞起了一群白鸽。

    于此同时,欺诈师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白鸽的羽翼中。

    一片洁白的羽毛从半空中缓缓飘落。

    谢小舟松开了手,任由玻璃碎片摔落在地上。

    “我在这里”轻佻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谢小舟还未来得及回头,余光就瞥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背后压了下来。

    欺诈师的身材高挑,此时就凭借着一条手臂就将谢小舟牢牢地困在了怀里。

    谢小舟明白两者之间的实力悬殊,也没有浪费力气去挣扎,而是站在原地不动。

    欺诈师被这种乖顺听话的姿势所取悦到了,伸手捉住了那一条蓬松的尾巴,放到鼻尖前轻轻地嗅了一下。

    “聪明又可怜的小猫咪,我真喜欢你呢。”

    谢小舟不为所动,只有那双猫耳朵悄悄地竖了起来。

    他当然不会幼稚的认为,欺诈师所说的“喜欢”是真的喜欢。那只是对宠物,或者所有物产生的感情。

    廉价或是一时兴起。更不用说,欺诈师的嘴巴里能有多少真话

    欺诈师伏下了身,将下巴搭在了少年单薄的肩膀上。

    那火红的头发犹如火焰跳动,扫过了谢小舟的脸颊,他觉得有点痒,侧过头稍稍地避让了一下。

    可欺诈师却紧追不舍,贴了上来,用气声问“你想要什么奖励,小猫咪”

    谢小舟定了定心神,说“我想知道,离开谎言之城的条件。”

    节目一开始,节目组确实给出了提示。

    可后续的表现证明,这提示是假的,如果按照提示去做,反而会被同化成谎言之城的居民。

    所以,这一切都是欺诈师编织的谎言。

    真正的通关答案,掌握在了欺诈师的手中。

    欺诈师从喉咙中挤出了一声闷笑“只是这么简单”

    谢小舟点了点头“是的。”

    两人的距离靠得太近,欺诈师的每一次呼吸,都将炽热的气息喷在了谢小舟的耳垂上,这使得娇嫩的皮肤泛起了一抹红润。

    欺诈师的目光在上面徘徊了一圈“好吧我以为你会提出一些更有趣的要求。”

    谢小舟提醒道“欺诈师先生,愿赌服输。”

    欺诈师无奈地说“好吧好吧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就告诉你吧。”

    “来玩一个游戏吧,只要你再次找到我,就可以离开谎言之城了。”

    得到这个答案,谢小舟有些疑惑。

    只是这么简单吗

    欺诈师顿了顿,又添加了一句“当然,要在庆典结束之前。不然的话,就只能留在这里了哦。”

    谢小舟还想要再追问。

    可是还未开口,耳朵上就传来了一阵刺痛。

    欺诈师低过头去,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看着上面留下的牙印,满足地笑了笑。

    谢小舟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耳朵,转过身去。

    欺诈师早就先一步退入了黑暗之中,躬身行礼。

    谢小舟朝着那个方向迈出了一步,可是黑暗席卷而来,瞬间遮掩住了欺诈师的身影。

    咔嚓

    整个虚无的黑暗直接崩裂,在四分五裂的背景中,璀璨的光源渗透了进来。

    谢小舟这光刺得眯上了眼睛,在晶莹的泪珠遮挡下,他只能看见一张华贵的鎏金王座高高悬浮着。

    座位空悬,像是在等待一个人坐上去。

    在直播间的屏幕中出现得就是这一幕。

    以世界的崩塌为背景,光暗出现了鲜明的分割,谢小舟就站在着光影交错间。

    他的眉眼精致,黑发被狂风卷了起来,显得纤弱却有一种不容忽视的力量。

    然后下一秒,一个崭新的世界出现在了面前。

    观众们似乎并没有发现谢小舟还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还停留在了之前,现在正激烈的讨论着

    这就是内城吧

    舟舟真聪明,一下子就找到了内城

    那张透明扑克牌一定是内城的门票吧,会有什么用

    一股清风拂面,吹散了谢小舟额前的碎发。

    他睁开了眼睛,若有所思地低下了头。

    在衣服的遮挡下,他能感觉到一个东西正在散发着不可忽视的热量。

    伸手轻轻碰触了一下,一张半透明的扑克牌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那是一张黑桃3。

    在一副扑克牌中,3是最小的牌。

    还没等谢小舟想明白这有什么用,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他转头看向了那个方向。

    可以看见两个人脚步急促走了过来,脸上清楚地带着焦急和渴望的神情。

    谢小舟不知道这两个人要做什么,但明显可以得知,他们是冲着他来的。

    他直接收起了扑克牌,转身就跑。

    刚才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这里是由一个又一个狭长的通道拼接而成的,最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迷宫。

    迷宫的终点处,一座古老的城堡静静地矗立着。

    谢小舟脚步不停,转过了一个弯。

    身后的脚步声紧跟不舍,听声音,还加入了一些其他的人。

    他们的声音嘈杂,传入了谢小舟的耳中。

    “他身上有一张扑克牌”

    “是黑桃3”

    “快点,追上去”

    谢小舟又拐过了一个弯,猛地停下了脚步。

    前方,也堵着一群人,冲着谢小舟手中拿着的卡牌露出了垂涎地表情。

    谢小舟身上没有太多杀伤性的道具和身份卡,现在只能使用那一张r卡

    片刻后,其他人看见通道中间冒出了一道袅袅的白烟,遮挡住了部分的视线。

    他们生怕有什么危险,迟疑了片刻,谁也不敢上前。只想等着白烟散后,再去抓住谢小舟夺取他身上的扑克牌。

    不过还未见白烟消散,一道白影就从中蹿了出来,身姿敏捷地跳上了墙壁,在上面快速地奔跑着。

    墙壁的宽度很窄,以人类的身形根本没办法在上面穿行,那群人盯着动作灵活的布偶猫,只好放弃了争夺的想法。

    谢小舟跑得很快,蓬松的大尾巴一甩一甩的,一下子就甩开了那群人。

    待见四周没有人了,这才从墙壁上跳了下来。他松开了嘴巴,一张扑克牌摔落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这扑克牌是用什么材料制作而成,看起来是半透明的,正面的黑桃花纹与背面的王座交织在了一起。

    谢小舟干脆将扑克牌压在了肚子下面,用舌头梳理着身上的毛发。

    这就是欺诈师所说的游戏吗

    这张扑克牌有又什么用,为什么这么多人要追着他跑

    还有那个城堡。

    欺诈师就在城堡里面吗

    谢小舟有很多问题,却一时得不到解答。在休息了片刻,他又叼起了扑克牌,跳上了陡峭的墙壁,在上面行走着。

    走了大概十分钟,听见了下面传来了一阵交谈声。

    他小心翼翼地爬了下来,探出头向下看去。

    两个谎言之城的居民在僵持。

    其中一个高个子的好言相劝“你也知道,只有凑齐了一套牌才能进城堡见到欺诈师,你手上拿着一张又没用,不如给我。”

    另一个人鄙夷地“呸”了一声“说得好听,那为什么不是你给我”

    高个子脸色有些僵“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算了”说着,他佯装要走。

    另一个人死死地盯着他,没有放松警惕。

    可他不知道的是,身后又蹿出了一个人,尖锐的刀锋刺穿了他的胸膛,夺走了他手中拿着的扑克牌。

    “又一张。”

    半透明的卡牌表面染上了鲜红的血渍,令人分不清原本是什么花色。

    高个子欣喜地说“太好了,我就差这一张了”

    那个偷袭的人摸了摸上面的血迹“啧,是红桃牌。”

    高个子哑然“怎么可能,我明明看见是梅花呃”

    话音戛然而止。

    偷袭的人拔出了长刃,甩了甩上面的血迹。

    高个子轰然倒下。

    偷袭的人得意地说“蠢货,我拿的当然是梅花,那是骗你的”

    高个子大大地睁着双眼,已经没办法反驳了。

    偷袭的人蹲了下来,从高个子的身上搜走了剩下的扑克牌。

    加起来总共是十三张牌。

    他用双手握住,张狂地笑了起来“哈哈我凑齐了一套牌,只要见到了欺诈师,我就可以,就可以”

    他脸上满是狂热,跌跌撞撞地离开了这条通道。

    谢小舟望着地下躺着的两具尸体,猫眼转动了一下,盯着口中叼着的扑克牌。

    一副扑克牌中,除掉大小王,总共有4种花色。分别是黑桃、红桃、梅花、方块,每一种花色的牌各有13张。

    现在梅花牌已经被这个人给凑齐了,只剩下黑桃、红桃和方块了。

    只有凑齐这13张牌,才能进入城堡中,见到欺诈师吗

    大逃杀

    迷宫 大逃杀,舟舟能行吗

    终于有来点刺激的了,我就喜欢这种,快点快点

    可是以舟舟的性格,不适合大逃杀吧

    嘿,这可搞笑了,在惊悚综艺里面还能有圣母存在吗活不了多久的吧

    舟舟才不是圣母舟舟只是有自己的原则

    我一个爆笑,你们一群鬼竟然对一个人产生了同情心我巴不得世界上的人都死光光

    你是不是有心理阴影啊你怎么死的,我今晚就过来给你做治疗

    悄悄地说一句,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但关注舟舟久了,我也变得心平气和了。害人有什么好的不如磕c

    弹幕闹哄哄的,谢小舟的粉丝与其他观众争吵了起来。

    显然,谢小舟的粉丝占据了上风。

    不知何时,这群粉丝的心态渐渐变了。

    本来它们是沉浸在了惊悚综艺血腥惊悚的剧情中,并为之产生各种负面的能量。可现在,却不由地关心起了节目中的谢小舟。

    谢小舟在原地待了一会儿,朝着刚才那个人离开的方向走去。刚拐过弯,就看见地上躺着一具熟悉的尸体。

    他从墙壁上一跃而下,跳到了那具尸体旁边,用白软的爪子推了一下。

    那具尸体翻了过来,赫然就是刚才拿齐13张牌的人。

    这么短的时间中,他从天堂掉下了地狱。从杀人者,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谢小舟游走在了迷宫中。

    他看见了欺骗、厮杀与一地的血腥。各种负面的情绪充斥着整个迷宫。

    这是欺诈师的游戏。

    可是因为欺诈师的前科,谢小舟并不是很相信欺诈师所说的话。

    再加上他是一个具有最基础道德观念的人,就算这些是谎言之城的居民,他也不能轻易做到夺走其他人的性命。

    最关键的是

    谢小舟笑死,根本打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