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阴司战鼓 (1)

作品:《黄豆豆训鬼记

    阴司六尺巷,窄窄的一条青石板路,路的尽头,一张破苫布下面露着四只眼睛,周围阴森寂静,唯独这四只眼睛咕噜噜乱转。

    低低的说话声,不细听的话会以为是巷子里阴风在鼓动。“丸子,马面这家伙不可靠啊,去了这么久怎么一点动静没有?”苫布下,黄豆豆揉着眉心,昨日花钿重新回到脑海深处的那条沟里,红衣姑娘就没跟她沟通过,这让她很无奈,想教训的话一句也没有发出来干瘪在肚子中直上火。

    “娘,没办法啊,谁叫咱们对这儿不熟。今天是中元节,鬼魂们都不在,要不然像咋俩这样肯定会被值夜司命官给发现的。”

    今年的中元节鬼门大开,阴司里在爆发邪灵狂潮后,仅剩不足一成的魂灵,纷纷飞到土地庙附近去接受后世子孙的香火供应。发生灾变后,银魂上仙与凡间签了约定,未来五年内不让魂体踏出阴司一步,所以今后几年在凡间看不到百鬼夜行的恐怖场面。

    “阴司战鼓真在那座破房子里?”在没进入地下时,黄豆豆对阴司的印象完全根据画报或者电视里演的那样,灰蒙蒙的天,嗖嗖的阴风,肮脏荒凉,阴森恐怖。

    下来之后,发现自己全错了。就拿这六尺巷来说,两边的建筑都是古典壮观的灰瓦白墙,飞檐翘角,错落有致,倒是和凡间的徽派建筑很像,街道更是一尘不染,干净的黄豆豆都能看见自己的倒影。

    丸子说的被值夜司命官发现,那是因为他们身披的苫布脏的太醒目,早知道她要大神给她弄张干净的塑料布披着。

    “娘,快看,马面出来了。”

    黄豆豆忙探出脑袋,蹲了半天腿都麻了,也不管会不会被值夜司命官发现,一瘸一拐的跑出来迎向马面君,结果半路停下来,错愕的看着马面身后的人。

    马面君吭哧吭哧的抱着一面漆黑大鼓,六尺巷窄窄的过道被他庞大的身躯和超级大鼓挡住,墙角边有一个凹槽,黄豆豆只好侧着身子躲进去,等马面挤过去她定睛一看,眼前地上蹲着一个瘦小的小鬼,硕大的眼珠子讨好的看着她。

    什么鬼?身高不足一米,细胳膊细腿,眼珠子能占半张脸,看样子是在卖萌讨好,实际上让黄豆豆毛骨悚然,右腿不受控制,条件反射的踢向他的面门,太恶心了,有鬼眼果然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娘娘,娘娘吉祥!”小鬼很机灵,在黄豆豆踢脚的同时,他已经飞起攀在对面的墙上,顺势还叩了个首,口中朗声叫道,“娘娘吉祥。”呵呵,还是一只清朝来的鬼。

    “娘娘,这位是值夜司命官,若不是他通融,这个战鼓我真是拿不出来。”把战鼓放在六尺巷的入口,马面有侧着身子挤了进来。

    黄豆豆闻言,收回手里要拍出去的紫符打量着小鬼,不料此鬼“嗷”的一声尖叫,此时这条巷子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的变窄,黄豆豆惊叫,“马面,不要进来,别让墙给夹死了。”

    丸子已经发现不对劲,将沉香木变长焦急喊道,“娘,快出来。”

    鬼才相信这是六尺巷,等黄豆豆慌张爬出来时,两边的墙的间距估计有二十厘米左右,马面动作迟钝,他的一条粗胳膊还是被夹在其中,丸子一用力帮他拔出,“噗”的一下带出一团血雾。

    “司命官?”马面君转了一圈没发现自己的同事逃出来,一拍大腿就想开嚎,黄豆豆气急,上去给他一拳,“是不是那个小鬼在搞鬼?”

    “娘娘,你错怪他了,他是俺的朋友不会害俺滴。”马面婉转的嗲音,哭都能哭出花来,气的黄豆豆翻白眼。

    “这是六尺巷?”黄豆豆一手掐腰一手抠耳朵,不耐烦的抬头往上看,这时候留着间隙的两堵墙上果然出现三个黑色的大字,“六尺巷”。

    “是滴,阴司战鼓藏在里面,司命官要进入里面的机关把巷口变宽,他说阎君已经把窥阵给关了,现在一看他八成被窥阵给吸了进去。”

    马面捏着哭腔,说的语无伦次,更加让黄豆豆生气。在银魂面前拍着胸脯保证一定把战鼓偷过来,马面也是下了军令状,谁会想到能搭进去一条人命、不,鬼命在里面?

    “窥阵在哪?”花钿重新回到身体里,黄豆豆发现自己不但能看见鬼物还能透视,顺着墙缝扫视了几遍,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娘娘,在你的头顶上。”马面哀怨的指了指两堵墙上面的大字,“六尺巷”!

    (⊙o⊙)…黄豆豆有些傻|逼了,怪不得瞅着这三个字闹心。白皮墙上黑乎乎的大字,那种黑是一眼望不到底的黑,要是银魂上仙在这儿,肯定第一眼就发现这个古怪之处。

    “花钿!”幽冥之力被银魂给成功剥离了,黄豆豆一身轻松的指挥她的鬼眼,三秒钟没有回应她。

    “花……钿!”黄豆豆加重语气,这傲娇小娘子,你耍啥脾气啊?昨天银魂上仙已经完全医治好了她的虚弱症,现在不出来工作难道要养老啊!

    脑海深处,红衣女子假惺惺的伸了个懒腰,故意装出睡眼惺忪的样子,“你叫我!”

    “废话!出来破个阵法!”黄豆豆紧皱眉头,要不是大神说不能抛弃花钿,她真想把这特异功能给抹杀掉,这哪是她的助手,完全是她的小姑奶奶。

    红衣女子发觉主人冰冷的口气,也知道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不敢反驳,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窜到眉心之间,红茫大放,扫向墙顶的黑字。

    黄豆豆冷笑,这女子跟小妖一样犯贱,当初小妖就怕她的《往生咒》,后来做了土地奶奶,黄豆豆才发现自己的咒语对她不好使了。银魂把花钿重新送进脑海时,交给她一份新的咒文,大都是些生怕词,黄豆豆磕磕巴巴念完一边,红衣姑娘就老老实实的趴在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黄豆豆知道她是怕了,刚才发怒时给她传了信息,再不出来破阵,她就念咒,这才把傲娇娘子给逼了出来。

    归根结底,黄豆豆还真有可能像丸子说的:娘,你会念咒,是不是唐僧转世啊!

    呸!我是唐僧他二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