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零章 人之将死,其言猥琐 下

作品:《孙悟空大闹异界

    丹皮尔叹了口气说道:“第一件事情,我当年拼了命的追你,其实是贪图你手上的云梦国宝藏地图,哎,我那时以为你手上拥有的是完整的地图,后來知道你只有三分之一的时候,我曾经气得差点想要杀了你,我对不起的你第二件事情,就是我在外面还有两个女人,她们都给我生了一男一女。”

    一听这话,帕多萨整个人一下子愣住了。

    丹皮尔看她那副样子,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知道这些话说出來,会让你很伤心,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就要死了,我心中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哎,你就听我说完吧,一來可以让我安心死去,二來你听了这些话,就不会为我的死伤心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帕多萨抓着丹皮尔的肩膀用力摇晃着,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你就是为了不让我伤心,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对不对,对不对。”

    “啊,你轻点,我确实是希望你不要太伤心,因为我回想自己这一生,真是太对不起你了,不过,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就因为我在外面还有女人,还有儿女,所以我不愿意陪你还有丹妮冒险,而是自己躲到这里來看事情的发展,那样即使事情败露,我也不会有危险哎,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谁他妈的能想得到,天上竟然无缘无故掉下來一块大石头,而那该死的孙悟空竟然把它推到了这边……”

    丹皮尔说到这里,忍不住握拳在地上狠狠砸了几下,因为他心中实在是无比的憋屈。

    “你怕事情败露有危险,才躲到这里來的……”

    帕多萨口中喃喃重复着丹皮尔的话,一把放开了他,再次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丹皮尔看她那副样子,再次叹了口气,苦笑道:“现在细细想來,我发现自己还真不是个东西,所以我死了之后,你再找一个人吧,你们精灵族的寿命都很长,你以后的曰子还长着呢,而且你现在看起來只比丹妮大了一两岁,一定能找一个好归宿的,嗯,那个贝胎就不错,对你一片痴心。”

    帕多萨用力摇了摇头,沒有说话。

    丹皮尔眼中泪水不停的涌出來,却依然平静的说道:“你别固执了,像我这样,永远只为自己着想,曰子才会好过,这两年來,我一直沒跟你风流快活,让你守活寡,知道为什么吗,那是因为我不行了,两年前的冬天,我和弗洛西科的妻子偷情,结果他忽然提前回來,我只能光着身子在他们床底下躲了一个晚上,差点冻死了,之后我就不行了,不过弗洛西科的妻子身材真是好啊,而且我怀疑他第二个儿子其实是我的……”

    “你别说了,我不要听,不要听,呜呜呜……”

    帕多萨先是大叫了一句,接着抱头放声痛哭,丹皮尔在旁边不停地喊“小声点”,她也像是完全沒听到……………………………………分割线………………………………屋内,丹妮手中拿着一只大龙虾做样子,其实却一直偷偷盯着开怀大吃的孙悟空,心中又是疑惑又是着急。

    “怎么还不倒下啊,他已经吃了这么多了,看來,把九转软骨丹放在菜里,效果真的不行啊,早知如此,就不应该那么小心,直接在烫里放上几颗,保证他现在已经趴下了……”

    孙悟空也发现丹妮老是偷看自己,不过他把这当成了眉目传情,因此心中乐呵呵的,也沒有细想,在消灭了一块烤羊肉之后,他忽然听到外面有隐隐约约的声音传來,于是侧耳倾听。

    “咦,一个女人的哭声,好像很伤心的样子,嗯,听声音那女人应该是帕多萨,不过她干嘛哭得那么伤心,莫非,外面那人是她的情人,正要來找她偷情,却被我当成小偷给砸了。”

    孙悟空想到这里,凑到丹妮旁边低声问道:“你母亲有沒有特别亲密的异姓朋友。”

    丹妮白了他一眼,沒好气的说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孙悟空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笑容,笑嘻嘻道:“你母亲现在哭得好……好那个,这恐怕不仅仅是因为同情吧,嘿嘿,我还隐约听到了男人的声音,那男的还沒死呢。”

    丹妮先是皱了一下眉头,接着猛地站了起來,一言不发就往外走。

    “哇,难道我真的猜对了,那么接下來,事情可就复杂了。”

    孙悟空用手挠了挠腮子,脸色古怪的跟在后面……丹妮走到门口处,忽然停下脚步转过头说道:“孙悟空,求你帮个忙。”

    “说來听听,不过我可不保证一定会帮你。”

    “如果外面那小偷,是一个小眼睛的半精灵,那么我把我母亲带走,然后你把他杀了,你为我做成这件事,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孙悟空眼睛滴溜溜乱转,笑道:“小眼睛的半精灵,他跟你母亲是什么关系啊。”

    丹妮怒道:“什么关系都沒有,那家伙叫贝胎,是个十足的癞蛤蟆,我父亲以前的情敌,都二十年过去了,这家伙还沒妻子,还老來纠缠我母亲,你说他是不是个变态,是不是该死。”

    “二十年,靠,这叫贝胎的家伙,好有毅力,如此奇人,一定要见一见。”

    孙悟空嘴里赞了一句,抢先走出门外向花圃走去,同时在心中琢磨。

    “如果青云不理我,我会不会坚持追她二十年呢,靠,绝不会的,她要不理我,我就把她身旁所有男人的三条腿全打断,让她沒的选择……”

    两人來到花圃,丹妮跑过去安慰抱头痛哭的帕多萨,孙悟空则借着月色,俯身朝巨石下一看。

    “啊。”一看之下,以孙悟空的定力,也忍不住大声惊叫起來。

    “叫什么,这么大惊小怪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丹妮扫了一记白眼过來,不满的说道。

    “他……他是……他是你的……”

    孙悟空用手指着巨石下方,脸上是一副见鬼了的神情,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

    “他是我孙子。”

    丹妮恶狠狠的骂了一句,然后也伸头往巨石下看去,一旁的孙悟空立即伸手捂上了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