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五章 恩将仇报,自作自受 下

作品:《孙悟空大闹异界

    孙悟空本來已经想要带着鲁西离开了,听到这话,回头说道:“什么事,说來听听,不过我可不保证会答应。”

    “那个山洞里……山洞里的事情,希望你能保密。”帕多萨将头深深低了下去。

    “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孙悟空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金月儿等人托付的事情,于是继续说道:“你们也要帮我做件事情,帮我找到一个叫多莉的女精灵,据说她也是住在托马城的。”

    孙悟空说完话,就立即带着鲁西转身离去,完全沒有发现,听了他的话之后,帕多萨和丹皮尔脸色变得很古怪,而且互相看向了对方。

    丹妮却是注意到了自己父母的异常,等孙悟空鲁西两人离开后,低声问道:“孙悟空要找叫多莉的女精灵,这有什么问題吗,还有,山洞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他保密。”

    帕多萨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咬着嘴唇把脸转到了另一边,丹皮尔低声喝道:“这些事情跟你无关,以后不许再问,知道吗。”

    丹妮脸上先是一阵委屈,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用力点了点头。

    “你是怎么认识那孙悟空的,把详细经过告诉我们,记住,一定要详细,嗯,进屋说吧。”

    三人进入屋内,丹妮先给父母拿了一些点心,然后把遇到孙悟空之后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丹皮尔皱着眉头道:“你怎么能答应去陪孙悟空,你以后可是要嫁入皇宫的。”

    丹妮叹道:“月夜幽灵在我们家里住着,这已经是托马城人尽皆知的事情,以前那计划,肯定是行不通了。”

    “嗯,这我倒是一时沒考虑周详,你不嫁入皇宫,那就不是很要紧了,你表哥托尼那么喜欢你,你就算是失身给别人了,他也一定会娶你的。”

    虽然知道父亲说的是大实话,同时自己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听他说得这么直白,丹妮心中还是一阵别扭,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一旁的帕多萨却是眼珠子转了转,缓缓的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

    “丹妮,你先出去吧。”

    丹妮点了点头,转身离开……确定丹妮走远之后,帕多萨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低声道:“谢谢你安慰我,不过,你真的不嫌弃我吗。”

    丹皮尔连连摇头,说道:“当然不嫌弃,从丹妮的样子,嗯,还有刚才那个鲁西,你应该看出來了,我们狐族对这些事情,沒有你们精灵族那么在意的,况且,你只是被那变态占了点手上便宜而已,并沒有真被他……嗯,被他坏了清白。”

    “你真好。”帕多萨猛扑过來抱住了自己的丈夫。

    丹皮尔伸手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低声说道:“你猜孙悟空找你,是不是为了云梦国的地图。”

    “肯定是了,除非是从这条线索追來,否则绝不会知道我小时候用的名字,他对我们有救命之恩,我明天就把那份地图送给他作为谢礼好了。”

    “这可不行。”

    丹皮尔斩钉截铁的说道:“他确实是救了我们,但从丹妮的话中看來,他本來就是要对付月夜幽灵的,救我们不过是顺手而已,而且丹妮已经说过,要用身子來报答他了。”

    “可是,他已经查到我小时候用的名字了,早晚会找到我的。”

    “那我们就先下手为强对付他好了,你那个九转软骨丹,不是连皇阶强者都能瞬间放倒吗。”

    “什么,这怎么行。”

    帕多萨一惊之下,从丹皮尔的怀抱中离开,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缓缓说道:“不管有意无意,他可是对我们有恩,如果不是他,我们还要在那山洞中生不如死的煎熬下去。”

    “可他是个人类,是我们的敌人,他被称为人类大魔王,手上肯定沾满了我们异族联盟战士的鲜血,如果被他得到了云梦国的宝藏,说不定会因此扭转伊甸园大陆的战局,到时候,你我可都成为历史的罪人了。”

    帕多萨皱了皱眉头,说道:“沒这么严重吧,都已经过了近万年,那宝藏说不定都已经烂掉了。”

    “云梦国当年占有整个伊甸园大陆,国力肯定是无比强盛,谁知道他们遗留的宝藏中都有些什么东西啊,如果被孙悟空得到,说不定真能帮人类大军扭转战局,我绝非危言耸听。”

    “真要对他下手吗,我们这可是恩将仇报。”帕多萨一脸的为难。

    丹皮尔走过去抱住了她,慢慢说道:“他虽然对我们有恩,但情况已经很明了,我们不对他下手,他也会对我们下手的,我们如果不先下手为强,不但害了自己,说不定还会连累你们精灵族和我们兽族。”

    帕多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沒有说话,丹皮尔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继续说道:“孙悟空既然能追踪到你,说不定他身上就有其余那两份地图,我们只要制服了他,就有机会找到宝藏了,难道,你不想实现你祖祖辈辈一直想要实现的梦想,找到那个宝藏吗。”

    “那……好吧,你想怎么做。”

    “孙悟空明天晚上來取解药的时候,我们就设宴招待他,说是赔礼和谢礼,然后趁机给他下九转软骨丹,看他老是笑嘻嘻的样子,肯定是很骄傲自大,加上对我们沒有防范,一定会上当的。”

    帕多萨考虑了一下,继续问道:“那么最后怎么处置他呢。”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把他献给兽皇陛下,那样我们一家即使找不到云梦国的宝藏,也能够一辈子享尽荣华富贵了,不过,我猜你肯定是不会同意的,所以还是一刀杀了他吧。”

    帕多萨连连摇头,说道:“不能杀,怎么说他也是对我们有恩,我们对他下手,已经很不应该了,这样吧,之后我用药废了他的一身修为,让他失忆,然后把丹妮嫁给他。”

    “这绝对不……”

    丹皮尔说到这里,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又改口道:“那好吧,就听你的,也算是我们的一点赎罪吧,不过,我明天晚上要出门,被月夜幽灵抓去了那么久,很多事情都落下了,必须要尽快处理才行,否则损失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还要连累很多老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