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四章 恩将仇报,自作自受 中

作品:《孙悟空大闹异界

    丹妮想到这里,快步走到鲁西面前蹲了下來,先是抬头一阵观望,然后立即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颗紫色丹药。

    “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如果真被孙悟空知道……”

    丹妮将鲁西的嘴巴捏开,正要将紫色丹药塞进去,想起孙悟空当时义正词严的警告,又不由得犹豫了起來。

    “现在四处无人,只要我不说,就只有天知地知而已,这疏骨丹要一周后才发作,任何人都沒理由怀疑我的。”

    丹妮想到这里,狠狠一咬牙,再次捏开鲁西的小嘴,然后将紫色丹药塞了进去……“哼,叫你老是跟我作对,叫你处处跟我为难,以后的曰子,就就等着受苦吧。”

    疏骨丹并不是剧毒丹药,但却非常阴损,是作用在人的骨头上,中毒之后,每到阴天下雨,全身骨头就会又麻又痛,苦不堪言,绝对是害人的首选良药。

    丹妮离开鲁西的身旁,想起自己的冤家对头以后的苦楚,竟然发觉原本刺痛的心一下子舒缓了不少。

    “看到别人比自己更痛苦,更倒霉,自己心中就舒服多了……看來,我还真是个坏心肠的女人,不过管他呢,我好过就行……”

    丹妮正在胡思乱想,忽然听到天上传來强劲的破空声,抬头一看,立即忍不住又哭又笑又跳的大喊起來。

    “父亲,母亲,你们终于回來了,太好了,呜呜呜,真是太好了。”

    三人从天而降,正是孙悟空还有丹妮的父母丹皮尔和帕多萨,后两人和丹妮一家人团聚,立即抱成了一团,又哭又笑的……孙悟空沒理会他们,径直走到鲁西面前,先在她诱人的身躯上大饱眼福了一番,然后才依依不舍的在她身上盖上了一层衣服,把她救醒。

    鲁西睁开眼睛,先是一脸茫然,接着看到孙悟空和旁边丹妮的一家人,立即露出了惊喜交加之色。

    “你真的做到了,那变态真的被你杀了。”

    “是的,他被我打下了死亡谷的悬崖,而且还身中剧毒,死定了。”孙悟空点了点头。

    “太好啦。”

    鲁西大叫一声,张开手臂向孙悟空抱來,她身上的衣服只是盖着的,这一下动作,衣服立即滑了了下來,再次露出了诱人的娇躯……不过,她却沒管这些,在孙悟空耳朵旁吐气如兰的说道:“我们找个地方,让我履行对你的承诺吧。”

    孙悟空只觉得怀中的身子又香又软又火热,再一听这充满诱惑力的话语,立即忍不住呼吸急促了起來。

    “这么主动热情的送上门來,不要好像说不过去吧,不过这样真的有点像是在交易了……”

    孙悟空心中正在犹豫,忽然发现鲁西一下子皱起了眉头,接着嘴里津“津津”作响。

    “怎么了。”孙悟空心中疑惑,原本熊熊燃烧的欲望立即熄灭了不少。

    “我嘴里有丹药的味道,一定是被下毒了。”

    鲁西说话间,发现丹妮父亲丹皮尔的目光不停地往自己看來,脸上一红,先借着孙悟空身体的遮挡把掉落地上的衣服穿好,然后怒气冲冲的瞪向丹妮。

    “贱人,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毒,快把解药拿來。”

    一听这话,孙悟空先是一愣,接着脸上常常挂着的笑容消失,也转头看向了丹妮。

    丹妮眼看鲁西怒视自己,立即瞪了回去,冷笑道:“你别含血喷人,我哪有给你下毒,你闻到你嘴巴里有丹药的味道,呸,你以为你是狗吗。”

    但接着丹妮发现孙悟空也看向了自己,而且脸色不善,想起他的警告,不由得心中一寒,身子一缩,躲到了母亲帕多萨背后。

    孙悟空原本还半信半疑,看到丹妮这副心虚的样子,顿时信了九分。

    “我可算是你们家的恩人吧,你竟然把我刚才说的话都当放屁,那么你信不信,我让你们一家人连个屁都不如。”

    孙悟空说话间,目光在他们一家三口脸上扫射了一遍,三人对上他冰冷的目光,都不由得脸色惨白的往后退了几步,人类魔王孙悟空的威名,他们可是如雷贯耳。

    帕多萨用力咬了一下下唇,往前一步先鞠了一躬,然后低声道:“丹妮身上所有的毒药,都是我炼制的,我都可以解,希望你能看在她是一时糊涂的份上,放过我们这一次。”

    “咦,这女精灵竟然会炼制丹药,难得啊。”

    孙悟空心中暗赞了一句,接着想起帕多萨在那山洞中衣衫不整的样子,知道她和她丈夫在月夜幽灵的变态折磨下,肯定是吃了不少的苦头,心中一软,于是身上的杀气也随之消散了。

    “快说,下的是什么毒。”孙悟空将目光又对准了丹妮。

    “疏……疏骨丹,别杀我父母,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呜呜呜……”

    在孙悟空的逼视下,丹妮终于彻底崩溃,话说到一半,蹲在地上抱头痛哭起來。

    鲁西看着她,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嘴巴一张,本想说话,但一眼瞄到旁边的孙悟空,又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帕多萨又向鲁西鞠了一躬,急道:“这疏骨丹并不是什么剧毒,要一周之后才发作,而我一天就能炼制出解药,保证服用解药之后,一点事情都沒有。”

    帕多萨话是对着鲁西说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孙悟空看,显然知道他才是拥有最终决定权的人,丹皮尔也直直的盯着孙悟空,脸色惨白,身子微微颤抖着。

    “看來也只能这样了,总不能真杀了他们,不过这老狐狸真是够废物的,竟然一直让自己的妻子出头,这家伙平曰里一定是习惯了缩在后面,怪不得在山洞中就他沒有精神麻木……”

    孙悟空想到这里,点头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晚上我就來拿解药,千万别再耍什么花样了,你们应该知道,以我的实力,要对付你们只是举手之劳。”

    一旁的鲁西眉头皱了一下,嘴巴张了张,不过终于还是沒有说话。

    帕多萨明显松了一口气,接着脸色一下子通红,低声道:“我还想求你一件事情,希望你能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