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三章 恩将仇报,自作自受 上

作品:《孙悟空大闹异界

    孙悟空这一招是全力出击,而月夜幽灵身上的月光柱已经相当暗淡,想必已经沒有了多少防御力了,所以他有信心将月夜幽灵的脑袋直接砸成烂西瓜。

    “曰,好臭,呕……”

    孙悟空正要一击得手,一股无法形容的浓郁恶臭从下往上袭來,他猝不及防之下先是一声惨叫,接着不由的立即停手捂住了鼻子,最后还是忍不住把隔夜饭都给吐了出來。

    “啊……噢……”

    月夜幽灵比孙悟空还惨,也是一阵狂吐,同时往下不停地坠落,而恶臭正是从下方传來的……孙悟空低头一看,下方是一处悬崖,一眼望去,笼罩着一片暗红色的浓雾,也不知道有些什么,而那足以要人小命的恶臭,正是从浓雾中传來的。

    如果换做是别的什么,孙悟空一定会一探究竟,但现在他可实在是沒这心情了,眼看月夜幽灵不停地向下坠落,他右手捏了个法诀,口袋中的金色板砖便呼啸而出,绕了个弯之后,结结实实砸在了月夜幽灵的脑门上。

    “啪。”

    一声脆响中,月夜幽灵脑门一片血红,加速向下坠落,眨眼间沒入了暗红浓雾中,孙悟空将金砖收了回來,然后也立即腾身往后急退……一连退到刚才的那个巨大山洞面前,空气中的恶臭才勉强才可以忍受,孙悟空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看起來比大战了一场还要累,,,,刚才一阵恶心加狂吐,他都有些腿软了,而且胸口也有点发闷,脑袋也有些昏沉沉的。

    “前面那地方应该算是死亡谷的范围了吧,我曰,不知道里面到底埋了些什么东西,竟然那么臭,应该叫臭死谷更加恰当,月夜幽灵即使沒被砸死,也会被花魂之毒吸成干尸,不去理他了,赶紧救了里面那帮子倒霉鬼,然后立即离开这恶心的地方。”

    孙悟空想到这里,立即又站了起來,他怀疑自己可能有些轻微中毒了,于是先给吃了几颗解毒丹,然后向山洞里面走去。

    刚才他和月夜幽灵进來,里面那帮人仿佛沒看到他一般,除了丹妮的父亲外,所有人注意力放在了月夜幽灵身上,现在他独自一人进來,那些人脸上先是露出疑惑之色,接着开始面面相觑……孙悟空刚想开口,一人抢先叫了起來,他循声望去,叫的那人正是丹妮的父亲丹皮尔。

    “你跟那月夜幽灵不是一伙的吧,那么救救我们吧,我们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其他人脸上都是露出惊讶恐惧之色,先看看丹妮的父亲丹皮尔,又看看孙悟空,眼看他并沒有否认的意思,他们的恐惧之色立即褪去,转变成为一脸的惊喜。

    “求求你了,救救我们吧。”

    “救命啊,我以后给你做牛做马。”

    “救我,我再也不要呆在这里了。”

    “……”

    众人纷纷叫喊,孙悟空一边点头,一边大吼道:“放心吧,月夜幽灵已经被我打落悬崖了,而且我会把你们全救出去的。”

    一听这话,人群中立即爆发了比刚才更加激烈百倍的吼叫。

    “天啊,太好了。”

    “那恶魔死了。”

    “他罪有应得,可惜落到了悬崖里,否则我一定抽他的筋,扒他的皮。”

    “……”

    月夜幽灵用來锁住众人的铁链,都是精心打造的,一般人休想弄断,不过当然架不住孙悟空的巨力,被他轻而易举的拉成了数截,让所有人都获得了自由。

    不少人跑过來磕头跪谢,还有好几个表示让孙悟空跟他们回去,要把财产分他一部分,不过孙悟空都是捏着鼻子连连挥手。

    “好了,别搞这些了,这里实在是太臭了,大家快点离开吧……”

    等到其他人都散去,孙悟空转头对丹妮的父母说道:“我们也走吧。”

    孙悟空说话间,想从宠物戒指中找出装有蝗虫或者蚊子的小瓶子,却发现全用完了,顿时郁闷了起來,这地方可是蚊虫蚂蚁全都沒有的。

    丹妮的父亲丹皮尔眼看孙悟空忽然皱起眉头來,心中也紧张了起來,低声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沒什么,看來我只能亲自带你们回去了。”

    丹妮的母亲帕多萨一直上上下下不停地打量着孙悟空,此时忽然开口道:“敢问高姓大名,你认识丹妮。”

    孙悟空往帕多萨看去,发现她此时在前胸上披了一层外衣,遮住了原來衣服胸口上的两个破洞。

    “我叫孙悟空,我确实认识丹妮,是她让我來救你们的。”

    孙悟空说话间,不由自主的想起她刚才那副衣不蔽体的样子,然后心中暗骂自己太邪恶了。

    听了孙悟空的话,帕多萨弯腰点头道:“那么多谢你了。”而她旁边的丹皮尔,却是皱了一下眉头,脸色微变,然后又立即恢复如常,也跟着点头道:“真是太感谢了。”

    “走吧。”

    空气中的恶臭实在让人恶心,孙悟空懒得继续废话了,当下一手抓着一个,然后施展舞空术腾身而起,带着两人向托马城城西飞去……………………………………分割线………………………………地点,托马城地城西的凯托普家族庄院。

    这个原本精致而又华美的庄院,经过几次大战,只有左侧小楼还能保持完整,而其他地方现在都已经是一片狼藉,而在院子中央,更是出现了一根巨大的深坑。

    丹妮看到自己的家成了这副样子,不由得一阵心痛。

    “孙悟空和那变态已经离开了那么久,为什么还不回來,难道他们到现在,还沒有分出胜负吗,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丹妮心中又是期盼,又是担忧,又是恐惧,只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如此的漫长,她在院中來來回回走了十几圈,发现心中实在是越來越难受,有一种想要发狂的冲动,于是目光不由得落在了一处假山下躺着的少女身上。

    那少女有着一头棕色长发,容颜貌美,不过全身上下竟然光溜溜的。

    “鲁西你这贱人,孙悟空曾警告过我,不能伤你一根毫毛或者暗中给你下毒,可是,我真给你下毒,他会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