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四章 杀上门来,杀上门去 下

作品:《孙悟空大闹异界

    孙悟空分身顿了一下之后,缓缓摇了摇头,月夜幽灵灭人满门,银人/妻女,可以说是无恶不作,但确实沒听说过他出尔反尔的。

    月夜幽灵看到他摇头,再次笑了笑,说道:“那么,你同意这个交易了。”

    “我只能给你提供雄风药水,至于药方那可不行,我……”

    孙悟空分身话沒说完,月夜幽灵忽然一个闪身冲到他旁边,出手如风一把将那瓶雄风药水抢了过去,丢进自己的空间戒指中。

    孙悟空分身一來想不到月夜幽灵竟然这时候忽然动手,二來也是故意的,于是便他让一击得手了。

    月夜幽灵接着拔出了腰间的两把金色匕首,同一时间,身上和武器上都是罡气闪烁。

    “敬酒不喝,那就喝罚酒吧。”

    孙悟空分身装出大怒的样子,抽出背后金箍棒变成的图腾柱,遥指着月夜幽灵,破口大骂道:“还说什么从來不出尔反尔呢,卑鄙小人。”

    “我提出交易,你不同意,然后我才出手,这也叫出尔反尔,脑子竟然这么笨,看样子,你并不是战神殿派出來设计对付我的。”

    “狗屁战神殿,我跟那帮神棍可沒什么关系,哼,你抢得了雄风药水,但配方你休想拿到,我就是死,也绝不会告诉你。”

    听了孙悟空分身的这番话,月夜幽灵才彻底放下了心,因为如果真是战神殿派出來的圣堂武士,是绝不会说出“神棍”这种话的。

    “这可说不定。”

    月夜幽灵冷哼了一声,挥舞着两把金色匕首冲了过來,孙悟空分身对闪烁着兹兹电流的两把匕首看也不看一眼,一把将图腾柱轮圆了,然后对月夜幽灵的脑门砸去。

    “死吧。”

    “哼,还有点脑子,知道我不会下手杀你。”

    月夜幽灵将刺往孙悟空分身要害的两把匕首收回,同时一个急闪身,來到了他身后。

    “轰。”

    孙悟空分身故意装出收势不住的样子,图腾柱重重的砸在地上,接着一个脚步踉跄向前倒,同一时间,他只觉得双肩一阵剧痛袭來,手中的图腾柱立即脱手落下,他用眼光一瞄,却发现自己的双肩上分别插着一把金色匕首。

    “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拼命也是沒有用的。”

    月夜幽灵说话间,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小瓶绿油油的东西,同一时间身子一矮,伸腿将孙悟空分身扫倒,然后扑到他身上,利用他惊叫的机会,将那瓶绿油油的东西倒进了他嘴里。

    孙悟空分身猛地把月夜幽灵推开,然后一边狂吐,一边怒道:“咳咳……咳咳,王八蛋,你给我喝了什么。”

    “不必问我,你心里应该很清楚的。”月夜幽灵将抢回來的两把金色匕首重新插回了腰间。

    “哼,你就是给我喝了毒药,我也绝不会告诉你雄风药水配方的。”其实他就是想说,也说不出來,因为根本沒这东西。

    月夜幽灵淡淡说道:“你现在正在气头上,肯定是不会说的,但等你冷静下來,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雄风药水配方给了我,以我的姓子,以后也只会给自己用,绝不会妨碍到你拿它來发财或者交换宝物,比起全身溃烂死去,这显然是一个更好的选择,等你想明白了,就在夜晚的时候,到城西的凯托普家族门口等我,拿配方交换解药。”

    月夜幽灵说完,举步向门口走去,临出门,又转过头來继续道:“别拿假配方蒙我,我手上有着刚抢來的雄风药水,而且我会找人來试验的。”

    接着,月夜幽灵又得意的笑了笑,这才扬长而去……

    孙悟空真身从床底飞出來,现出原形,先将分身术解开,然后伸了个懒腰。

    “靠,这月夜幽灵还是有点脑子的,而且比想象的还要贪婪,俺老孙给他安排的剧本是杀人抢药,他竟然演了一出下毒威逼抢药方,不过这样更好,事情弄得越复杂,他越是不会想到,那瓶雄风药水中竟然有好东西,好了,现在轮到俺老孙杀上门去,等他一中毒,就下手取他狗命。”

    孙悟空想到这里,立即离开客栈,腾空向城西的凯托普家族飞去……

    ………………………………分割线………………………………

    地点,城西的凯托普家族庄院。

    庄院以主宅厅堂为主,水石为衬,复道回廊与假山贯穿分隔,高低曲折,虚实相生,里面占地并不广,但是有花有草,有山有水,彼此间又配合得恰到好处,因此整体显得丘壑宛然,精妙古朴,极具妙处。

    但这样一处华美而又不失精致的庄院大门前,此刻却站着一个光屁股的狼头人,而且双腿大大的张开,看起來极度的不和谐。

    而在光屁股狼头人的面前,则站着一个体型健壮的男精灵,正目光灼灼的在狼头人双腿间打量。

    显然,这个倒霉的狼头人,正是小队长帕奇,刚才月夜幽灵一回來,立即命令帕奇脱衣服给他看看,帕奇心中虽然又惊又怒又恐惧,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帕奇还不想死,所以只能选择光屁股……

    “你现在有沒有什么不适的感觉。”看了一会儿,月夜幽灵终于开口。

    “沒,沒什么。”眼看月夜幽灵只是看而已,并沒有进一步动作,帕奇稍微放松了一点。

    “亚述,出來一下。”

    “是,主人。”

    一个容貌清丽的狐族少女从院子中快步走出來,然后跪倒在了月夜幽灵旁边。

    “主人,有何吩咐。”

    “过去侍候他。”

    “是,主人。”

    狐族少女应了一声,爬到帕奇身旁,在他身上手嘴并用

    “天啊,这变态的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帕奇虽然心中又是恐惧,又是疑惑,但某个部位还是很快的挺立了起來……

    月夜幽灵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说道:“看來确实是沒什么副作用,我也不必再等后天了,今晚就先试一试。”

    接着,月夜幽灵带着狐族少女进入院中,把狼头人帕奇一人独自留在了门口。

    “靠,那我到底能不能穿上衣服了啊。”

    帕奇痛苦得差点想拿头撞墙,丝毫沒有注意到,一只大蚊子在他旁边欢快的飞过,也飞入了院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