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二章 杀上门来,杀上门去 上

作品:《孙悟空大闹异界

    自从月夜幽灵在托马城出现,并且动不动就掳掠人家妻女或者杀人全家,风华院的生意就大受打击,晚上來的客人比平时少了一大半,毕竟在城里有个杀人恶魔的情况下,沒多少人还有心情出來花天酒地。

    所以这段时间,风华院的老鸨凤姐一直都是愁眉苦脸的,在内心深处无数次的问候月夜幽灵的十八代祖宗。

    不过今天,凤姐心情非常复杂,可以说是快乐中带着烦恼,而且快乐越來越少,烦恼越來越多。

    快乐的是,今天城里來了一个名叫卡卡罗特的牛头人,兜售雄风药水,那些喝了他雄风药水,却沒有妻妾的兽人,大部分都跑到风华院來了,然后风华院里的姑娘不分种族等级好坏,全被他们给瓜分完了。

    烦恼的是,那些姑娘陪那些兽人入房,到现在为止,已经过了大半天了,但沒有一个人出來的,凤姐派人去催,里面无一例外的都是传來一声愤怒的暴喝。

    “急个毛啊,老子还沒完事呢,滚开了。”

    因为这段时间生意不好,风华院正开展“服软才走”促销活动,所以那些兽人一个个都理直气壮的。

    而老鸨凤姐听了这话,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而此时,那些來了却沒姑娘的兽人,都纷纷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不少人甚至是留下以后永远不來的狠话后,立即拍屁股走人,令凤姐更是一个头两个大……

    “你去安抚一下那几个熟客,我去求帕奇小队长通融一下吧。”

    老鸨凤姐实在是被逼得沒办法,只好对副手吩咐了一声,之后來到了最西侧的一个厢房外面,她并沒有立即拍门,而是先把耳朵贴在门上倾听,发现并沒有听到其他厢房那种激烈的撞击声和急促的娇呼声,于是用手拍了拍胸口,放下心來。

    “这小兔崽子中午就來了,叫了六个姑娘,现在终于完事了,真是谢天谢地。”

    老鸨凤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伸手在门上敲了几下,然后低声下气的说道:“帕奇队长,你这边舒服了吧,那就让那些姑娘们出來吧,我等着用人呢。”

    “确实是舒服了,不过我还要继续舒服呢,所以这六个小妞还要继续陪我,你去找别人吧,别再來烦我。”

    一听这话,老鸨凤姐气得差点要一脚踹在门上,不过想想对方跟托马城治安大队长李纲有那么点沾亲带故,实在不是自己能惹的,于是只好强忍下这口气。

    “那该死的卡卡罗特,他要是继续不停地卖那什么狗屁的雄风药水,那老娘这风华院就开不下去了,帕奇这小兔崽子以前也就一两分钟就彻底缴枪的货色,现在却一搞就是半天,还沒满足,这叫什么事啊……”

    房间内,狼头人小队长帕奇听到老鸨凤姐的脚步声离开之后,得意的笑了笑,接着伸手在旁边一个仰躺着的猫族女人胸部上捏了一把,说道:“快起來继续,我还想要呢。”

    那猫族女人低声下气的说道:“我真的不行了,帕奇队长,你饶了我吧,你还想要,就找她们吧。”

    “我也不行了。”

    “别找我。”

    “全身乏力了。”

    “……”

    其他几个女人也纷纷求饶。

    看着她们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帕奇内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得意洋洋的说道:“哈哈哈,看你们以后还有谁说我沒用,看我不干死她。”

    猫族女人怕对方又拿自己发泄,于是赶紧说话分他的神。

    “听说你是喝了什么雄风药水,才变得这么厉害的,那玩意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这么神奇。”

    “到底是什么,我现在还不清楚,不过我一定会想办法拿到那个配方的。”

    “这雄风药水有沒有副作用啊,如果沒有,我也想换一点给我弟弟,我弟妹老是向我抱怨,他那方面实在太差劲了,所以自己才老是怀不上。”

    “当然沒有副作用,我现在除了有点体力不足,其他一切都很好,而且,现在又想要了。”

    帕奇说完话,一翻身爬到了猫族女人身上,刚想有所动作,忽然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传來。

    “看來,确实是沒什么副作用的,不过,最好还是抓回去再观察一下,反正还有差不多两天时间。”

    帕奇心中一惊,赶紧转头一看,发现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一身黑衣的男精灵,正端坐在屋内的楠木红椅上。

    男精灵的骨架很粗大,完全有别于一般精灵的纤细,同时还拥有着一身强劲的肌肉。

    他长相十分英俊,脸上的肌肉线条非常硬朗,如同在大理石上雕刻出來一般,显示出了他倔强的姓格,脸颊上纹制了两道藤蔓的刺青,留有半寸长的络腮胡子,显露出了一股成熟和粗犷的魅力。

    在他的腰间,别着两把金色匕首,在灯光的闪射下,闪烁着锋利的寒光。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凭借來人的长相体型和武器,帕奇立即就猜到了他的身份,,,,月夜幽灵。

    那几个女人,显然也猜到了男精灵的身份,纷纷惊叫起來,不过她们的叫声刚一出口,就立即戛然而止,因为月夜幽灵挥手释放出的一道风刃,瞬间将她们的喉咙全部割开了。

    眼看陪自己风流快活了半天的几个女人,竟然瞬间被杀,帕奇恐惧惊慌之下,刚要情不自禁的放声惊呼,月夜幽灵冷冷说道:“你要敢叫,我就先割下你的舌头。”

    “果果……”

    一听这话,帕奇迅速将手塞进了自己的嘴巴了里,将惊叫声硬生生的堵住,却还是发出了干呕一样的声音。

    月夜幽灵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棵紫色小草,丢在了床前,然后冷冷说道:“把它吃了。”

    帕奇战战兢兢的从床上滚下,捡起那棵紫色小草,立即闻到了一股强烈的腥臭味扑面而來,他知道精灵族擅长用植物之毒,这棵紫色小草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也沒别的办法,只能强忍着呕吐的冲动,把那棵紫色小草一口吞下。

    “去城西的凯托普家族门口等着,别耍花样,否则你全家沒一个人能活,而你本人,更是会在全身发烂中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