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三章 激情,好戏 上

作品:《孙悟空大闹异界

    “你鼓动他的,你也一样无耻。”

    精灵女皇心中暗骂,嘴上则说道:“我不要去看,我心理可不像你那么阴暗,喜欢偷窥别人,而且,铁牛就算是用强行手段,也不会得手的。”

    “你不去看,怎么知道他能不能得手,怎么知道你是赌赢了,还是输了,你不去我自己去,回來告诉你结果的时候,你可不能赖账。”

    孙悟空说完,就走出了帐篷,不过并沒有立即离开,而是很自信的站在帐篷前。

    果然,精灵女皇的声音传了出來。

    “先等一等,我也一起去,免得到时候你硬说自己赢了。”

    孙悟空知道精灵女皇要起來穿衣服了,于是立即转身想要掀开帐篷偷看,沒想到脚下的玫瑰花却忽然纷纷飞舞起來,将帐篷围在了中间。

    “曰,反正都被我全部看过了,还这么小心搞毛啊,哼,总有一天,我让你心甘情愿的展露给我看……”

    孙悟空心中一个劲暗骂,不过也只能郁闷的等着,过了一会儿,空中飞舞的玫瑰花纷纷坠落,接着精灵女皇从帐篷中走了出來,脸上戴着面纱。

    “你干嘛忽然戴上面纱,想做蒙面大盗意图不轨吗。”孙悟空当先向金月儿的帐篷走去,随口问了一句。

    “我沒化妆。”

    “曰……”

    他们宿营的地方,草长得比较矮,只到脚踝的位置,不过已经能够完全掩盖人的脚步声了,所以两人一路疾行,丝毫不用注意这点,于是两人很快就到了金月儿的帐篷附近,隐隐听到里面有声音传出來。

    此时空中起了浓云,月色一下子暗淡了很多,孙悟空暗叫了一句“天助我也”,立即蹿到帐篷前蹲下,接着利用金箍棒变成尖锥,轻轻地在帐篷长扎了四个小洞。

    孙悟空指着其中两个小洞对精灵女皇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接着自己的眼睛对上了另外两个。

    “咦,竟然还是话剧,晕,铁牛那家伙,刚才一定是又迟疑了,不过这更好,可是,这家伙还是太紧张了啊……”

    知道自己并沒有因为临时去找精灵女皇错过最精彩的部分,孙悟空心中暗喜,乐滋滋的开始看戏。

    只见帐篷内,金月儿抱膝坐在被褥上,铁牛站在她面前,两手握得紧紧的,显然是心里非常紧张。

    “月儿,我刚才跟你说的,句句都是肺腑之言,你对我來说,就是天,就是地,就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空气,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一生一世陪着你吧,清晨,我会为你……”

    “不错,这一段背得很顺溜,可惜脸上的表情完全不配合,像是在便秘一样……”

    孙悟空正在心中暗自嘀咕,忽然听到精灵女皇低声骂道:“真肉麻,我鸡皮疙瘩都出來了。”

    “曰,现在是能说话的时候吗,千万别把我准备的好戏给砸了……”

    孙悟空心中大急,赶紧轻推了精灵女皇肩头一下,接着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精灵女皇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孙悟空两只眼睛再次对准了那两个小洞,发现里面一切照旧,金月儿和铁牛并沒有任何发现,于是放下心來,继续安心看戏。

    铁牛的“爱情表白”背诵完了之后,一脸期待的盯着金月儿,后者低下了头,将下巴枕在了膝盖上。

    “铁牛……嗯,我们从小玩到大,我对你也是有……有一些好感的,可是我还分不清那到底是不是爱情,况且,我已经说过了,在实现梦想,找到那个宝藏之前,我是不会考虑儿女私情的。”

    “哈哈哈,她沒有明确拒绝,那么按照原定剧本,快强吻她,快点啊,然后就等着占尽便宜,或者被抽耳光咬嘴唇吧……”

    仿佛听到了孙悟空内心的催促一般,铁牛也在铺着的被褥上坐了下來,伸手抓住金月儿的双肩,把她脑袋扶了起來,正对着自己。

    “月儿,理想和爱情是不矛盾的,你可以两样都拥有,况且,我们这一次去找托马城,如果真不小心遇到月夜幽灵,说不定会被他全……月儿,我真的不怕死,但却怕永远再也看不到你。”

    “哇,这一段结合实际情况临时发挥,超水准了,果然是孺子可教,名师出高徒,吻她。”

    帐篷外了孙悟空心中又是狂喜又是得意,而他心中的催促仿佛再次起了作用,铁牛说完话之后,忽然一把抱住金月儿的脸,然后猛地用嘴堵住了她的小嘴。

    强吻。

    金月儿脑袋左摇右摆,铁牛一边继续抱着她的脸,一边也跟着左摇右摆,始终堵着她的小嘴……金月儿用手去推他的肩膀,却沒能推开……三秒,五秒,十秒,二十秒……一分钟过去了,耳光声和嘴唇被咬的惨叫声都沒有发出來。

    一分半钟过去,金月儿脑袋不再左右摇摆,同时两只手也不再去推铁牛的肩膀,而是架在上面,铁牛的两只手,则放开了金月儿的脸庞,开始在她背臀间游走……强吻成功。

    “嘿嘿,看來不是喜剧,而是儿童不宜的激/情戏啊,沒想到金月儿真对铁牛有意思,俺老孙这回真是走了大运,瞎猫碰上死老鼠了,嗯,接下來儿童不宜的戏份,还要不要看呢……”

    孙悟空想到这里,收回目光往旁边的精灵女皇瞄去,发现她正聚精会神的偷看,完全沒注意到自己正看着她。

    “晕,刚开始还装模作样说不來呢,现在看得比我还入神,鄙视,嗯,不知道我强吻她,会不会挨巴掌……”

    孙悟空心中暗笑,双眼再次对准了那两个小洞。

    只见此时,铁牛已经把金月儿推倒在被褥上,一边继续吻着她,一边开始脱她衣服,金月儿再次挣扎起來,口中还低声叫着“不要”,但身上的衣服,依然一点点被脱了下來,露出了水蓝色的肚兜……“真的是激/情戏,毫无疑问了。”

    孙悟空知道不能继续看下去,至少是不能和精灵女皇继续看下去了,于是转过头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精灵女皇转过头,疑惑的看着孙悟空。

    “走吧,你还真想看人家洞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