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六章 掰花选择

作品:《孙悟空大闹异界

    毒蜂偷偷伸手在小鱼后腰扭了一下,接着在孙悟空发问前抢先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还是注意防备一下吧,反正不看她们眼睛也不是什么难事,你在她们身上发出七彩光芒的时候,注意一下就可以了……对了,我打算前往盘丝城,在那里建立跟这里对接的魔法阵,然后成立据点,你觉得怎么样。”

    “盘丝城,不行,那里有我的死对头。”

    孙悟空想起那个所谓的盘丝大仙,心神顿时被转移开了,忘了深究刚才小鱼说的话。

    毒蜂皱了皱眉头道:“那个盘丝大仙是你的死对头,哎,那就有点可惜了,听说那里聚集了很多人类的,而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手,既然那里不行,那我还是想别的地方吧,可惜你的花果山帝国上有不少人是忠于教皇的,否则倒是一个好选择。”

    “你们缺人手。”孙悟空用手挠了挠腮子,不太明白毒蜂为什么觉得人不够用。

    “当然缺啦,那些火兽打仗可以,其他的事情可干不了,别的不说,就是管理那么一大帮的黑暗精灵俘虏,就需要不少人,况且,我们也不能老呆在地下,必须要在地表成立一个据点的……对了,那个盘丝大仙厉不厉害。”

    毒蜂说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杀机,显然是想杀人抢城,她外号毒蜂,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主。

    “学布设传送魔法阵难不难。”孙悟空不答反问,其实他见祁连青云布设过两回,不过当时他都只顾着往祁连青云的领口里瞄,所以压根沒记住。

    “说不上容易,但也不难吧……你觉得我加上火焰统领,也不是那盘丝大仙的对手。”毒蜂听出了孙悟空话里的意思。

    孙悟空用手挠了挠腮子,沉吟道:“我跟她沒见过面,不过只看兽人王国被她杀了几个皇阶强者后,不敢再惹她,想必是有两下子的,还是等我从精灵之森回來后,亲自对付她吧,到时候就帮你们布设传送魔法阵……况且她是我仇人的手下,不亲手宰了她,我也不甘心。”

    毒蜂知道孙悟空一贯心高气傲,他口中“有两下子”其实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于是就不再坚持,毕竟地表据点的成立,关系无比重大。

    “那好吧,我们这段时间,先处理好与穴居人还有灰矮人的关系,他们被黑暗精灵残酷压迫了近万年,胆子小得跟老鼠一般,可不好沟通。”

    孙悟空忍不住笑了:“穴居人我不敢说,但是灰矮人,嘿嘿,让甜汤出马,保证能乖乖让他们听话。”

    毒蜂叹道:“这确实是个好主意,只要让那些灰矮人看到甜汤生活得多么好,保证他们全部拥护我们,问題是甜汤那家伙一贯自命清高,除了美食之外,别的什么都不上心,让他心甘情愿去和那帮族人沟通,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孙悟空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说道:“这是事情包在我身上,保证他会以前所未有的积极姓,去发动那帮灰矮人,嗯,教我怎么布设传送魔法阵吧……”

    传送魔法阵的布设,比孙悟空想象中的容易很多,只看毒蜂摆弄了一遍,就完全记住了。

    之后孙悟空让人叫來蛮牛和甜汤,毒蜂和小鱼虽然也很想知道,孙悟空是怎么说服甜汤的,但孙悟空用一句话就将她们支开了。

    “这是男人的事情,你们听了会脸红的,还是走开比较好,否则以后女色狼的称号,可就逃不掉了。”

    “哈哈哈,孙悟空少爷,你可算是有时间理会我们了,这么点时间不见,你现在可是牛得不行了……”蛮牛一來,立即热情的大喊大叫。

    甜汤则是那副万年不变的表情,淡淡说道:“孙悟空少爷,多谢你上回送的圣灵丹,感激不尽,嗯,你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吧,我在地下世界发现了好多种奇异香草,正忙着研究,说不定能弄出新的菜谱……”

    “曰,这小矮子果然半点沒变,眼里只有他那些能做调料的花花草草……”

    孙悟空心中暗骂,脸上却是笑嘻嘻道:“我本來是打算送你们一些东西的,不想现在想想,甜汤你应该是用不上的,所以你要是有事,可以先去忙。”

    “嗯,那么你们慢慢聊,我锅里还有东西煮着呢。”

    既然是自己用不上的东西,那甜汤绝不贪图,甚至连好奇心都沒有,转身就走,但孙悟空和蛮牛身后传來的对答,让他立即又停下了脚步……

    ………………………………分割线………………………………

    地点,地下世界入口处的山腹中。

    山腹中无比宽阔,中央是一条足以让十几人平行通过的巨大台阶,石头台阶做工略微粗糙了一点,但设计却很巧妙,直接是将一座山掏空了之后,一层一层修茸成了螺旋型的巨大石阶,一个旋转接着一个旋转,一个拐弯跟着一个拐弯,一层层的往下延伸……

    台阶两旁阴暗的崖壁上,生长着一些散发着淡淡磷光的苔藓,四射的的光线,若有若无地照亮着四处地空间。

    在台阶的最上方,端坐着一个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手中拿着一朵粉红的鲜花。

    女孩两边额头上各有一支晶莹剔透的小角,容颜娇美,但却是一脸的愁容,低声的喃喃自语。

    “哎,即使到了约定的曰子,他也肯定不会來吧,很明显的,他更喜欢那个祁连青云,否则,即使约定的时间沒到,但我既然留下了这里的地址,他应该会过來看一下的。”

    “他就算到时候不來,也是我自作自受吧,竟然在那种时候偷偷离开,他一定气炸了,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却反过來逼他放弃一切跟我去流浪,真是有些过分了,只是我确实有苦衷……”

    “如果他到时候真的來了,却想让我退让,跟他一起在人类社会中生活,我要不要继续坚持离开呢……嗯,就让上天來决定好了。”

    女孩说到这里,忽然闭上了亮如明珠般的大眼睛,然后轻轻扯下了手中鲜花的一片花瓣。

    “坚持离开。”

    “不离开。”又一片花瓣被扯下。

    “……”

    在两个答案的不停替换中,一片片粉红的花瓣飘落台阶,终于只剩下了最后的一瓣,女孩沒有对这最后的花瓣动手,只是幽怨的说出了所谓上天安排给她的答案。

    “坚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