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六章 胜负已定

作品:《孙悟空大闹异界

    狮头人勒夫身为上位兽族,却被一猪头人所伤,大怒之下立即展开战斗空间,身上散发出一股劲爆狂猛的元气向猪八戒涌去。

    猪八戒第一次碰到这种古怪的攻击手段,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便被元气卷入了其中,然后与勒夫一起双双消失,显然是进入了战斗空间中……

    克丽丝眼看勒夫被猪八戒缠住,第一本能便是要开溜,但走了几步之后,又停下了脚步。

    “我毫无逃亡的经验,在勒夫还有其他战神殿猎人的追踪下,能跑掉机会实在是不多,不如搏一把算了,那猪头人猪八戒可以用手硬接我这个圣阶的玄冰罡气,可以随随便便就打碎一个皇阶的冰盾,在加上他随手变出來的丑陋武器,还有他爆棚的信心……种种迹象表明,他并不是完全沒有获胜的机会,好,搏这一把了,反正逃跑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但如果那猪八戒竟然能赢,那我以后就可以利用他來抵挡追兵了。”

    身为女姓的敏感,让克丽丝非常明白猪八戒对自己的色心,她有充分的自信,可以好好利用猪八戒进行自己的逃亡大业……

    猪八戒只觉得白光一闪,下一秒钟,发现自己已经來到了一个巨大的冰原上。

    冰原下是坚硬无比的玄冰,空中有无数巴掌般大小的雪花不停的飘落下來,凛冽的寒风,如冰刀一般,不停的迎面刮來……急剧的温度变化,让猪八戒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猪八戒发现勒夫就在自己前面不远处,于是向他喝问:“狮头怪,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怎么把俺老猪弄进來的。”

    勒夫轻蔑一笑,语气中充满了不屑:“哼,竟然连战斗空间都不认得,看來我真是高估你了,你显然还不到皇阶,不过说的也是,你只是一个卑贱的猪头人而已,就算力气大一点,也终究无法领会力量的真谛。”

    “说了这么多,全是废话,俺老猪赖人一个,懒得跟你扯皮,看招。”

    猪八戒说打就打,再次撅着九齿钉耙向勒夫冲了过去。

    勒夫通过刚才的教训,已经充分领教了猪八戒力量和武器的可怕,于是不愿意再与猪八戒进行近身战,他手上的锥形骑士长枪轻轻一抖,幻化成一片枪林,接着枪林中虚虚实实的迸射出无数道玄冰罡气,迎头向猪八戒呼啸而去。

    同一时间,勒夫空出來的左手按在脚下的玄冰下面,发动了自己的压箱底绝技。

    “狮子搏兔,也要全力以赴,卑微的猪头人,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在无尽的悔恨和恐惧中,慢慢的体验我的群狼乱舞吧。”

    猪八戒刚刚用九齿钉耙将所有玄冰罡气挡开,忽然发现以勒夫为中心,方圆五百米之内,地上原本坚硬无比的玄冰忽然急剧翻滚了起來,凝聚成了无数的冰狼,从冰面上破冰而出。

    每一头冰狼,都有蛮牛般大小,尖牙利爪除了锋利之外,还散发出强烈无比的冻气,显然这些冻气,也是冰狼杀敌制胜的一个法宝。

    “杀了他。”

    随着勒夫一声令下,近千头冰狼立即咆哮着向猪八戒扑了过來。

    猪八戒想不到对方竟然有这种邪招,微微愣了一下之后,立即腾身而起,飞到了半空中,他虽然有时候会犯傻,但也沒傻到要跟一千多头蛮牛般大的冰狼死磕的地步。

    擒贼先擒王,猪八戒正打算飞过去将勒夫解决,对方又抢先出招了。

    “哼,以为飞起來就安全了吗,你这是在做梦,飞狼军,给我上。”

    勒夫话音刚落,地上的玄冰,再次凝聚成一批冰狼,这批冰狼个子要小了很多,只有小牛犊子一般,但却全都长着两扇翅膀。

    “靠,这么邪门。”

    眼看那些飞狼纷纷拍着翅膀,向自己扑了过來,猪八戒忍不住破口大骂了一句,然后挥舞着九齿钉耙一阵狂扫……

    身在远处的勒夫,眼看自己的冰狼被砸得冰屑四射,却是连猪八戒的半根毫毛都沒摸到,不禁心中骇然。

    “这该死的猪头人,竟然这么厉害,不但武技娴熟,防守得滴水不漏,而且也不怎么受到冻气的影响,好一个诡异的猪头人啊,不过好在已经进入了我的战斗空间中,慢慢耗下去,累也能把他给累死……”

    克丽丝还只是圣阶而已,无法强行进入勒夫的战斗空间,只能在外面不停地踱步,心中急躁不安。

    “竟然耗了这么久,看來那猪八戒是凶多吉少了,不行,还是跑吧,跑得一时算一时……”

    随着时间的流逝,克丽丝对猪八戒的信心渐渐流逝,正要下定决心开溜,眼前白光一闪,两个人从空中落了下來。

    其中一人手提锥形骑士长枪,不停地狂喷鲜血,另一人提着九齿钉耙,一脸得意的笑容。

    “哈哈哈,原來所谓的战斗空间,也不过如此而已,刚开始还真把俺老猪给唬住了。”

    勒夫砰的一声砸在地上,他刚要挣扎着站起來,猛然发现一道玄冰罡气向他的喉咙呼啸而來,顿时惊怒交加的狂吼了起來。

    “克丽丝,你竟敢……啊。”

    玄冰罡气穿喉而过,腰斩了勒夫最后的说话,可怜他一个皇阶,因为深受重伤的缘故,死在了一个差了两级的圣阶手上。

    克丽丝全力一击偷袭得手,先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接着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哼,想抓我回去烧死,你先去死吧。”

    猪八戒想不到克丽丝忽然插手,还一招直接将勒夫给宰了,于是忍不住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看到猪八戒的眼神,克丽丝收起了刚才一直带有的优越感,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

    “猪哥哥,原來你也是皇阶啊,小妹竟然看走眼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皇阶,什么皇阶。”猪八戒那张脸上的表情,让别人一眼就看出他不是在说谎。

    克丽丝吓了一大跳,疑惑道:“你不是皇阶,那么怎么破掉勒夫的战斗空间,让他身受重伤的。”

    “哦,我被他的冰狼纠缠得烦了,就忍不住全力一击砸在地上,结果就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