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气得吐血,赌局

作品:《孙悟空大闹异界

    眼看毒蜂将一半龙肝灵果递过来,佐治虽然知道她是一番好意,但依然在心底忍不住怪她——在这种情势下,他怎么能吃那白发小鬼的东西!

    “不用了,你吃吧,我对这东西,完全没兴趣!”

    毒蜂轻叹了一口气,也不再多说什么,将那一半龙肝灵果放在了桌子上面,接着自己往另一半进攻……

    龙肝灵果,连孙悟空这吃过蟠桃的家伙都觉得好吃,可见其味道,还是绝对有料的,因此杀人如猪三人组都是狼吞虎咽,而四周的人群,只能闻着那股异香,不停地吞口水。

    佐治虽然抬头看天,但喉咙时不时有些微微抖动,显然也被龙肝灵果的异香引发了口水……

    孙悟空看到这一幕,心中暗喜,然后决定“趁你病,要你命!”

    “蛮牛,有个家伙,连女孩子送的东西都不肯吃,你说,那家伙是不是很没有风度”

    “嗯,是没风度……”

    蛮牛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自己手上的龙肝灵果上,压根没听明白孙悟空说的是什么,只是本能的回应。

    “这龙肝灵果虽然是我的,但我既然已经整个送给了毒蜂,那就是她的了,她爱分给谁就分给谁,跟我连半点关系都没有。我也绝不会为这种小事跟她计较,毕竟我是个男人,具有宽广的胸怀!不像某些家伙,连女孩子的面子都不给!你说,那种家伙,是不是十足的小气鬼”

    “嗯,确实是小气鬼,喝凉水……”

    孙悟空眼看佐治已经气得脸色有些发青,于是赶紧趁热打铁,争取把他气得吐血。

    “那家伙,连女孩子送的东西都不肯给面子,却要强迫人家收下他的废铜烂铁,好让别人欠他的人情,然后他这癞蛤蟆就有机会吃天鹅肉了!你说,他这种做法,是不是又阴险,又无耻”

    这回,蛮牛还没来得及回答,毒蜂抢先开了口。

    “行了,孙悟空少爷,看在我面上,不要太过分了。”

    孙悟空装出一脸被冤枉了的样子,转头对四周的人群道:“我只不过是把事情的内涵,分析了一下而已,这也过分了吗”

    “不过分!”

    “确实是一个阴险无耻的小气鬼!”

    “……”

    四周的客人绝大部分都是佣兵,都是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主,眼看孙悟空奚落佐治,纷纷趁机起哄……

    毒蜂猛地站了起来,想给那些家伙一点颜色,借此向孙悟空表明自己的不满,但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佐治伸过手来,轻拉了一下她的手臂。

    佐治心想,这白发小鬼是认定我不肯放下面子,吃龙肝灵果,于是不停地在这上面做文章,既然如此,看我来一个将计就计。

    “不要跟这些没教养的人生气,犯不着!”

    佐治说到这里,示威地看了孙悟空一眼,接着拿起了桌子上的那一半龙肝灵果。

    “你送我的东西,我全都收下,让我欠你人情!你送给我的东西,我根本不在意是什么,是怎么来的,我在意的是你的心意……”

    佐治借这机会,又是连篇的肉麻情话,他自以为反将了孙悟空一军,扳回了一局,于是又恢复了平时能说会道的样子,却万万没有想到,孙悟空这时在心中不停地狂喊。

    “死王八,你又要倒霉了!”

    龙肝灵果确是极品异果,佐治原本还想只吃一两瓣,做做样子,算是给毒蜂面子,可没想到吃上了就停不了口,一瓣又一瓣,最终把那一半龙肝灵果全吃完了。

    佐治看向孙悟空,想从他脸上找出失望和愤怒来,但他失败了,他看到的是一副歼计得逞的表情。

    “糟糕,这小鬼还有阴谋!”

    果然,孙悟空忽然一把趴在了桌上,用含糊不清的语调,不停地重复着三个字。

    “吃软饭,吃软饭……”

    四周的佣兵听到这三个字,先是一愣,接着便哄然大笑起来……

    佐治完全没想到孙悟空还有这一手,顿时气得全身发抖……

    如果是其他普通东西,那孙悟空说出那三个字,不但收不到任何效果,反而会让别人觉得他小气。

    但现在佐治吃的是龙肝灵果,一切便都不同了。四周的佣兵本来就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龙肝灵果只有在教廷才有,再加上刚才甜汤的那一番注解,这龙肝灵果便坐实了大陆第一异果的宝座,身价和珍贵姓,一下子升到了顶峰。

    在众多佣兵看来,佐治本来是一辈子也跟龙肝灵果粘不上边的,但现在却靠着毒蜂,一下子吃到了半个!这样一来,“吃软饭”这三个字虽然不是很准确,但也很值得玩味了,至少靠女人走运的意味,已经很浓了……

    毒蜂想不到自己一番好意,要化解他们之间的过节,却让事情变得更糟糕了。她叹了一口气,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到嘴边轻泯着,什么也不想管了。

    孙悟空得意地瞄了目露凶光的佐治一眼,笑嘻嘻道:“别瞪了,再瞪也不能用眼光杀我。我们既然答应毒蜂这次不动手,那改为来赌一局吧,怎么样”

    佐治没有说话,依然死死的盯着孙悟空,恨不得把他那张这么损的嘴缝起来。

    对方不接话,孙悟空只好一人演独角戏。

    “赌局是这样的,我如果能办到两件事情,就算我赢了。第一,证明你那张弓是假的,拿来骗女孩子欢心的,根本就中看不中用!第二,拿出两张弓,比真正的夺曰金弓强好几倍!怎么样,敢不敢赌啊,胆小鬼”

    “哼,你不过是想找机会,损毁我的夺曰金弓罢了,别以为我会上你的当!”

    佐治虽然认为赌这两个条件,自己是赢定了,但他对孙悟空花样百出的手段,已经心生恐惧,于是本能地一口拒绝!

    孙悟空脸上依然笑嘻嘻的,但话里头,却是步步紧逼。

    “拿着一张假弓出来骗人,现在心虚了,不敢赌了吧还有,你找的借口真可笑,知道我定的赌约中,输的人要干什么吗输了的人,要脱掉全部衣服,然后在佣兵酒馆内,学乌龟的样子爬一圈!如果你那张弓是真,我敢下这样的赌注大家说,是不是”

    “是!”

    “是男人的就赌!”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的弓是真货吗,赌啊!”

    “……”

    佣兵酒馆内立即炸开了锅,纷纷支持孙悟空,因为不管谁输谁赢,他们都有热闹可看。